教室里不行太大太长了,舒心h青梅竹马

 “你怎么能这么美呢?”

母后站在我身后,右手拂过我较好的面容,慢慢下滑,触到了我光滑的脖颈,坚挺的乳房,紧绷的小腹,最后,又把她的双手放在我的腰部两侧。

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天使的面容却有着魔鬼般的身材,仿佛轻轻一笑就能让整个世界变得美好起来。

“宝贝,我相信你。”母后映在镜中的脸庞也因为我的笑容而明朗。

我低下眼望着地面,想到了父王和母后昨天的对话。

我是在他们门外偷听到的,当时父王刚下早朝回来,而母后正等在屋内为父王更衣。

父王的情绪高涨,我不用看就能想到他因过分激动而涨红的脸。他说,我想好咱女儿的婚事了!母后和门外的我都吓了一跳,他接着说,今天朝上有人说北面有座名叫爱美丽的王国,富的不得了,刚好“爱美丽”的王子也到了适婚年龄,如果咱女儿能和他们联姻,我们好处多多啊!

一开始,我是拒绝的,而当我听到母后的一句话时,心中的不快就像放过的屁一样飞快的消散了。

我听到母后说,那我以后就有漂亮的衣服穿了吗?

头脑急速地转动起来,我是一个穷公主,如果想要有漂亮的衣服,成群的仆人,那父王一定要有钱,他要想有钱,又不能压榨那些比我们还穷的奴隶,那就只能依靠别国,那我就只能嫁过去……

一想到我能穿上漂亮的衣服,做一个真正的公主,我就当即答应了这件婚事。

“王子一定会爱上你的。”母后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,我望着母后眼中慈祥的光芒,顿时心生不舍。

“母后,我会想……”

“不行不行,想什么想,你只能穿这身衣服去,其他的留给我。”她往后后退了几步,双臂张开守护着她身后仅有的几件漂亮衣服,“你到了那边自然有好日子过,别打我衣服的主意。”

我慢慢闭拢嘴巴,将眼睛里将要涌出来的液体拼命压下去,

2

星夜璀璨,月光皎洁。

颠簸的小路好像没有尽头。

我从马车车窗里探出头,望着深不可测的黑夜。

“公主啊,您还是坐好了吧,您这一动我怕马车会散架呀!”父皇的车夫老马扯着大嗓门叫嚷。

“行吧行吧。”我退回马车里端坐好,同时将长长的蕾丝裙摆盖到白皙的腿上——夜有点凉了。

一阵静默之后,老马又扯开了大嗓门。

“公主,老奴真心希望这项交易,哦不,这项婚事能成功呀,这样的话,国王和王后就不用再受罪了,公主您看,现在我们可是穷得全国只有这一辆马车了呀。就连奴婢都不够国王差使的,这些艰苦,您是深知的。”

“公主啊,我们整个王国的命运都系在您的身上了,您可一定不要辜负国王和王后以及整个王国的信任呀。”他说到动情处开始低声啜泣起来。

我冷哼了一声,“以本公主如此的美貌,王子会舍得放过我?你等着未来某一天亲自接王子与本公主回国吧!”

他破涕为笑,爽朗的笑声与马蹄声汇为一体,在寂静的夜里留下了一篇永不消逝的乐章。

3

老马将我载到“爱美丽”城楼下就急忙驾车回国准备父王的早朝了。

此刻太阳刚从地平线上冒出一个小小的头来,穿着长裙的我感到有些冷,可是城门还没开,连避寒的地方都没有。

我蜷缩在墙角下,尽量将自己的身体缩到最小,靠着墙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,阳光已经亮得有些刺眼,天空已经褪去了银灰的色调。城门大开,守卫身着铠甲屹立在城门两边。人群在守卫的看守下进进出出。

我拖着蹲麻的身子慢慢向前挪,脸因为激动而绯红。

不曾想守卫将手中的长戟一横,拦住了我,“哪来的丑逼?”

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,“你眼瞎呀?我这么美!”

他脸上露出了鄙夷的微笑,“你美你美,哪来的?一看就不是我们的国民。”

我挺起了胸膛,骄傲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我是南国的公主,今天是来寻你们的王子的。”

“公主就这么难看?”他翻了个白眼,“你说你是公主你就是公主?我可没见过这么丑的公主,不让进!”

我可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侮辱!我正要发火时,突然想起了老马临回国之前给我的那个玉牌。我气呼呼地从腰上解下玉牌,递到守卫鼻子下。

他的脸色由灰变红,连忙站直深鞠一躬,“公主,您真是公主,怪我呀怪我,我就说嘛长成这样的人肯定不是我们‘爱美丽’国的嘛,没想到您是公主啊,您请,我马上叫人将您送到王宫!”

不多时,我就坐在了王子的马车里,这辆精致豪华的加长版马车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棒的马车,而这仅仅是王子的马车,这个王国的经济实力可见一斑。

3

哒哒的马蹄声渐渐变缓,我知道这是王子宫快要到了。我悄悄地拨开窗帘的一角向外望去,只见暗红色的宫殿层层叠叠,在薄雾之中显得如此神秘,我看不到宫殿的尽头,好像天边才是这座王国的边际。

马车缓缓停下,车夫等在车下。

“亲爱的公主,王子宫到了。王子此刻就在宫门前等着您的到来。”他的声音缓慢低沉,一提到王子,我整个人都处于紧张之中,在紧绷的神经里,还留有些许的兴奋。

我马上就能见到王子了,我的王子,那个我要托付终身的人。

我低下身从马车里走下,车夫适时地扶住我的手臂,他看了我一眼,嘴角诡异地上扬。

“王子见到您一定吓一跳。”

“当然。”我报以不屑的眼神。我那么美,他当然会被惊到。

虽然做好了准备,但我还是被王子的气势震慑到了。

辉煌大气的宫殿前,几位身穿白色衣裳的女仆簇拥着紫色衣衫的男子。那衣衫,一看就价格不菲。

我慢慢地向他走去,努力保持着身姿的优雅,我的嘴角勾出了完美的弧度。

随着我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,心脏跳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,然后,我像被电流击中一般,心脏随之一震,我看到他原本笑得起兴的脸也突然僵硬了。

这个王子真是丑的可以。矮挫的身高,微胖的身子,深黑色的脸皮,小得看不见瞳孔的眼睛,塌陷的鼻子,他似乎拥有着世上最丑的五官。

我再向他左右一瞧,怪不得刚才没发现他矮挫,他身旁的几个女仆都和他一个体型,哼,矮人国吗?

他的脸色好像也不好看,低沉着声音勉强挤出个笑容,“欢迎公主来我王国做客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点头致意,却再也笑不出来。

4

距离我来到这座王国已经过去了五日,这五天里,除了国王给我派了两个贴身女仆之后其他人就再也没有理过我。

可是这不合常理呀?我这么美,难道王子不是应该一脸淫色两眼放光吗?怎么到了他这,竟然把我晾在这里!

“你们两个,你们王子这几天在忙什么?”我坐在床榻上,斜眼看着旁边两个站立着的婢女。

“王子自然有他要做的事。”婢女的答话不卑不亢,让我受到了蔑视。

“废话!我问你他在忙什么。”我狠狠地白了她一眼。

“咳,我们王子在接待邻国公主。”

“又来了个公主?”我冷哼一声,“干什么的。”

“当然是和王子定婚约了……”

“不是有我吗?难道,来的是二房?”

“噗嗤”一声,两个婢女笑了出声,其中那个高个子更过分,斜着头俯视我。

“你以为你真能嫁给我们王子吗?别做梦了,今天来的公主可是个大美人!我看啊,你马上就要打道回府咯……”

我真想仰天冷笑几声,同时也替她们感到可惜,居然这么年轻就瞎了眼。

“哟,那我可真得去看看那位公主到底有多美!”我怒转过身,夺门而出。

两位婢女尖叫着连忙追在我身后。

5

我寻着脑中的记忆,七拐八拐地跑到了王子宫。距离越近就越是能听清宫殿里面的丝竹管弦之乐,还有隐隐约约的欢笑声。

把我一个人晾在屋子里,自己在这歌舞升平?

气得我用纤细的手掌运气一掌推开了厚重的宫门,霎时间,一切声音戛然而止,千万只眼睛注视着我。

两个婢女才追上我,她们连忙跪倒在亮闪闪的地板上哭泣,“求王子饶恕奴婢,奴婢知错了,我们拦不住公主,她跑得太快呜呜……”

呵呵,怪你们腿短。

“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?”低沉的声线在宽阔的宫殿里回声阵阵,在层层叠叠的人头里我眯着眼愣是找不到发声的王子。

婢女们跌跌撞撞地爬起身跑了。

眼前拥挤的人群立马让出来一条路,王子黑着脸走出来站定在我面前。

我不得不低下头注视着他。

“不在屋里好好待着,跑出来做什么?”他用力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的横肉都在颤抖。

我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不失优雅地笑道,“王子宴请宾客,怎能不叫我呢?我也是贵宾啊。”

“快来让我看看是谁啊?”从人群中挤出一个身影。

我差点没笑场,幸好本公主从小教养极好,见到再怪异的人也会努力保持微笑。

可这眼前的女人真的是挑战了本公主最大的极限。矮胖矮胖的身材,大饼一样的脸上被抹上了奇异的色彩,眼睛只是一条缝隙而已,而鼻子更是塌陷的可怜,牙齿露在外面,让人不忍直视。而胸前更是像被马车压过一样的平坦。

我挺了挺丰满的胸部,傲视着她。

她上下打量着我,笑了笑,“想必这就是南国公主吧,你好。”

我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,就算是对她的回应了。

王子插到我们两个中间,露出了腼腆的笑。

“现在我正式向你介绍一下,”他斜着头看我一眼,又转过头去凝望着她,“这是我未来的王妃,西国公主。”

我差一点晕倒。

“这么丑你也要?”我再也来不及顾及我的形象了,疑惑和愤怒让我破口而出,“你眼瞎呀。”

众人都被我的话惊呆了,王子也缓了两秒钟才开口。

“我不准你侮辱天底下我最美丽的新娘,你请回国吧。”

我呆立在那里,想不出我被拒绝的理由,直到侍卫们把我架回房,我依旧还是想不出原因。

6

距离我大闹王子宫已经一个礼拜了。镜中我的脸也因为意志消沉而日渐消瘦,再也没有昔日的神采奕奕了。

我想不通。能征服我南国所有男人的美貌怎么到了“爱美丽”这里就不管用了呢?我想不通。王子那一双眼睛虽然小也不至于瞎吧?我想不通。我柔软的腰肢和细腻的皮肤,姣好的面容和性感的曲线怎么就征服不了“爱美丽”的男人呢?

我坐在镜子前终日思考这个问题,连饥饿和疲倦都感觉不到了。

身后的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“王子让我通知你,他说你再不走,我们就放狗。”

“随便吧,在南国,就算是狗见了我都会摇一摇尾巴。”我轻声叹了口气。

“那是在你们南国,我们国家的狗见了丑逼都会叫。”这个婢女还真是讨厌。

“我丑么?”我怒转过身,瞪着她。

“呵呵,你心里没点数?你看你,又白又嫩的皮肤,细长的腿,能掐出水来的脸蛋和水汪汪的大眼,简直是丑的没人愿意看!”

我:“……”

“我们王子喜欢的是西国公主那样的美人,矮胖的身子和粗短的腿,你有吗?她简直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了。”她露出了痴汉脸。

我:“……”

他们恐怕是对“美丽”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。

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婢女急速切换了一张丑恶的嘴脸。

我只是微笑着看向她。

“好啊,王子吩咐说,如果你还是不走,那就让我派个丑侍卫来……”她拉长了音调,怪声怪气地笑。

“随便你。”我无动于衷。

当我下一秒钟看清侍卫的脸之后,平静的心忽然燥热起来了。

“请把门关好。”听我如此平静的语气,她的眼底闪动着一丝疑惑。

关上门的那一瞬间,爽朗的大笑声四处回荡。

“下次请多派几个丑侍卫来凌辱我吧哈哈哈哈……”

我向他扑了过去。

7

温热的气息吹到我耳边又酥又痒,我侧过脸望了一会,然后轻轻推了推他。

“喂,你别睡。”

他缓缓睁开眼,在他清澈的目光里我看见了一脸娇羞一丝不挂的我。

“你爱我吗?”我问了一个几乎恋爱中的女人都会问的问题。

他的嘴角慢慢上扬成好看的弧线,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“别傻了,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建立在脸上的。虽然你很丑,但是不上白不上啊。真爱?不存在的。”

狂跳的心脏一点一点慢慢沉寂下来,我扯了扯被子,紧紧包裹住自己。

“你知道吗?”我瞥了一眼他线条分明的下巴,“虽然我滥交,但我是个好女孩。”

“没人管你滥不滥交,只要你有一张西国公主那样的脸,王子没准也爱你。”他闭着眼说。

“她那样的脸?”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咬紧嘴唇,“那我怎样才能成为她那样?”

“整容啊,整成她那样。”他翻了个身,再也没有说话。

只有我大睁着眼睛望着屋顶。

整容成她那样吗?我真的要放弃自己的美貌,迎合这里怪异的审美吗?我与生俱来的美貌与性感真的要放弃了吗?本公主可是凭借这张脸得到了那么多男人的青睐啊。为了嫁给那个丑王子,真的要放弃这一切了吗......我摸着自己的脸,陷入了沉思。

身旁传来了呼吸均匀的细微鼾声。

呵,男人。

8

我最后还是走出了王宫,可我是自愿的,没等到他们放狗我就在一个清晨灰溜溜地逃了出来。想来真是讽刺,昔日我走在我南国的街道上,前来献殷勤的男人那么多,女人个个都嫉妒我的美貌,他们一窝蜂地赶上前来看我,简直是万人空巷。每个南国子民都会边看我边赞美,仿佛把世间最美的词都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。

而如今,我在这里好像一条丧家之犬。街道上的每个人也都会向我投来目光,但那眼神里满是鄙夷与嫌弃,他们站在一起对我指指点点,男人们用最粗俗的话语咒骂我,女人们大笑出声嘲笑我,最让人生气的是,她们自己明明长得那么丑陋,嘴都歪到眼睛上了,居然还敢嘲笑我?

我真的受够了,满腔怒火就要喷涌而出,我要把这几天受的气都化作火焰烧死她们!我要用世界上最恶毒的咒语诅咒他们!!我要用世界上最肮脏的话语咒骂他们的祖上!!!

“呸!”

......我忘记了,本公主不会说脏话的。

他们显然被吓了一跳,短暂的沉默之后是更为难听的咒骂与嘲笑。我真的受够了,想再补一口痰,无奈喉咙尤为清爽,哼,算你们幸运,本公主暂时放你们一马!

我转头跑掉,试图甩掉这些丑陋的人,一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小贩,他手中提的桶砸到了我的身上,桶里的水撒了我一身。

“哪来的丑逼?真晦气!呸!”他骂着。

鼻头酸酸的,泪水奔涌而来,我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里,一直跑到了四下无人的街道,躲进了桥洞。

我受够了,他们怎么能这么对我?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“哇哇”地哭起来。

他们怎么能、怎么能这样?我可是公主......我最漂亮的蕾丝裙都湿掉了......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裙子了,我最喜欢的裙子啊啊啊啊!

“别哭了!”一声尖利的叫喊霎时间使我停住了哭声。

我转头,碰上了那人的鼻尖。

评论留言

暂时没有留言!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