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高清vivoe,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

 “小白,算我求你了,这世上,如今也只有你能就她了。”他立在门外,还是一袭淡青色的长袍,还是温润如玉的模样,只是他的话,却几乎令我心碎,而我记忆里,这是他第一次求人。不是为我,是为了“她”。

 

“祁轩,你怜悯她,可你,为何就不能怜悯一下我呢?”我看的他,面目间尽是哀戚。“把玉锁给了她,我也会死!”我双手死死的抠住门缝,到如今,我对他,仍抱有希望。

他只垂下了眉睫,将眸光隐在阴暗中。半晌,我才听得他说:“可小白,你是九命猫妖,没了玉锁,你还有第二、第三条命。但明玉不一样,她是凡人,没玉锁,她就真的死了……”

“九命猫妖。”我重复这这句话,双手就蓦地松开了门框,顺看门框滑落在地。却原来,在他心中,我不过、不过如此地位。

我忽然就笑了出来,笑得一发不可收拾,笑弯了腰,也笑出了眼泪。

我是妖,就活该不会痛,就活该牺牲。可明明,祁轩,我也有心的,我也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的啊!

“小白,毕竟,当年,是我从智远和尚手中救下来的,所以,小白你,到底是欠我一条命的……”他的话音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听不见。

“可小白,只要这次你救了她,日后,我必定会好好待你的!”

可祁轩,你凭什么确定,给了玉锁后的我,还有以后呢?不过,如果这是你想要的,我成全你。

“我会把玉锁给你,但你要放我离开。把山庄的阵法撤了,我就把玉锁给你。”我倚着门框,任青丝遮掩住我而视线。如今,我连看他的勇气都没了。

所谓法师,所谓阵法,都不过是我的自欺欺人。只不过是想留在他身边罢了。若我真的要走,这三界,能拦住我的,又有几人?

我期待着他拒绝,希望他说不,似乎那样,我就依然可以死皮赖脸的呆在他身边,做一只独属于他的白猫。但我明明知道,他不会。

“好,我都依你。”他沉声说道,似乎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。片刻之后,他便踩着我院中一地的落叶缓缓离去了。我知道,他是走了的;我更知道,此一别,天上人间,相见无期。

只这样想着,喉咙就恍若卡了一块棱角分明的大石头,噎在那里,上不去,下不来,将那地方扎的血肉模糊却又让人甘之如怡。

我倚着门框坐了整整一天,坐的浑身冰凉,心都凉透了。原来,他当真是一点,也不曾喜欢过我的。而从一开始,就是我的自欺欺人罢了。

“小白,你不会真的要把玉锁给他吧?你要知道,凡人没了命,还有来世,可你要是没了命,就真的是没了。”

我眼前逐渐出现一道光芒,待那光芒隐去之后,我面前就出现了一双绣着缠龙纹的白色长靴。抬头望去,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穿着银白色胡服的男子。

“陌阳,你来了。”我扯着嘴角想笑,可去是皮笑肉不笑。难看的很。

他大约是看不下去了,伸手将我捞了起来,“纵是他对你有恩,可那恩,在天庭之上,也该还清了不是?小白!你不欠他什么了!”

“没有,没有还清,还不清的,陌阳。”我趴在他怀里,喃喃道:“怎么能还清呢,这玉锁,也是他的呢,还了这玉锁,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两清了。”

“小白!”

“再帮我最后一个忙吧,陌阳,求你了。”我知道,他一定会答应我的,陌阳他,从来不会拒绝我的。只可惜,我不爱他。

遇到祁轩的时候,是在三百年前的天庭。彼时,祁轩还不叫祁轩,那个时候,他还是天庭的坤元上神,天庭的人都称他为清泜上神。

遇见他的时候,天庭的蟠桃还没有成熟,整个蟠桃园里,弥散着淡淡的桃花香,桃花如霞似火,美不可言。

彼时,我只是王母身边的是小白猫,还未修得人形。我趴在了王母的怀里时,就常听得让那些仙女们在议论,说坤元上神是如何的卓尔不群,如何的芝兰玉树。我张嘴打了一个哈欠,便又沉沉的睡去。

后来,王母去蟠桃园赏花,我不慎走失。独自在偌大的蟠桃园里乱窜。夜幕逐渐降临,我才终于感到不安,之后爬到一棵桃树上,等待白天的来临。

“哪里来的小猫,可是迷路了。”

我正睡得意兴阑珊,朦朦胧胧中又听到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。然后便落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然后有一双手轻轻的在我身挠阿挠的,很是别扭。我到底是不得不睁眼了,可眯着眼睛,却猛然撞到一双如水的眼眸中。

眸光幽深,灼灼如月华。我一时之间,不觉得就看愣了。

见我呆呆傻傻的模样,他就突然笑出了声,“却原来是一只小色猫啊。”这样说着,手还不忘在我的下巴上磨着,他这样我磨着,我忽然就一个哈欠打了出来,见我这样,他就笑的更开怀了。

我想,天上仙婢所说的,坤元上仙不苟言笑,却原来,都是骗人的。

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没有回瑶池,而是和他一起回了他的仙宫。不比瑶池金碧辉煌,元坤宫反到是更为素净、大气。

“小猫,我以后就叫你小白好吧?”他笑,然后就抱着我向里屋走去。我白了他一眼,明明看上去那样卓越不凡,可这起名字的水平,却不敢恭维。

可望着房屋里那唯一的床,嘴角!忍不住抽了一抽,这家伙,不会要和我睡一张床吧。

果不其然……

“小白啊,今天我们就一起睡吧。”

一瞬间,我心目中的高大的,上仙形象就轰然崩塌了。

而不得不说,坤元上仙的床分外舒服。我原以为,我会认床,却不想,头只是刚刚沾到了床,眼皮就不受控制的阖上了。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控制着我。

第二天,我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,睁开眼睛,却看到了坤元的睡颜。

真真是用妖孽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如白玉般的肤色,配上剑眉,脸上的线条如同用刀刻的一般,却又少了一分生硬。比刻听到外面的敲门声,他那浓密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扇了几下,才缓缓睁开了眼。

“小白,醒那么早?”他笑,又伸手在我的身上顺了顺,一双星眸像揉碎了的湖波,烨烨生辉。让人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。

大约是被吵的不耐烦了,他皱着眉头终于是起了床。双手一张,那衣物便自动套了上去。

“有事吗。”清冷的声调,明明是问句,可从他嘴里说出来,就硬生生的变成了陈述句。

“清泜,我……”门外的女声响起,柔情似水。

“坤元,叫我坤元。”只可惜,遇到了这么一位不解风情的男人。

“是,坤元上仙。”那女子分明是委屈极了,却还是坚持把话说完。“昨个王母养在身边的一只白猫丟了,望上仙多多留意一下。”说完,她又含情脉脉的看向清泜。

“我知道,你还在怨我,可这九重天上,哪个不得听王母玉帝的差遣?我也是逼不得已,你自是骄傲,可你也不想想,这么些个年过去了,哪一次的仙位进阶有你?我们活着,就得低头!”

“仙子慢走,坤元就不送了。”他这样说着,门外的女子脸上终于是挂不住了,“夭蕣告退。”

关上了门,坤元一脸凝重的看向我,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“原来是那个老巫婆的小猫,可惜了。”他神色古怪,好像和王母有什么过不去的事一般。

而下一刻,他就将我从床上捞了起来,“走吧,小白猫,我们去找你的主人去。”

我趴在他怀里,分外的安心。

王母身上总是有浓重的牡丹花香,让我闻到了,就很不舒服,可坤元不一样,他身上,是淡淡的兰花香。很安逸。

到了瑶池的时候,我不觉又睡着了,他手指穿过我的毛发,有凉凉的感觉在我背上划过,一阵酥麻。

“真是一只小懒猫。”他笑,然后又让守门的婢女去通告。

“小白,你说,你是想在王母身边呢还是想在我身边?”他将我举起,目光平视着我。

我看着他的俊颜,脑子一抽,就把爪子伸了过去,想要去碰他的脸。可那边,婢女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坤元上仙,娘娘有请。”

不知不觉,我回瑶池已经有三个月了。我一向简单,不过就是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。

可那天,坤元问我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响起,挥之不去。我不知道,若是那天我答应了,他是不是就不会把我还给王母了。

“喵”我晒着太阳,舒服的打了个滚,算了,太头疼了,想那么多事干嘛?左右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,不对,是一人一猫。

“唉,你知道吗?坤元上仙上次主动去抓捕出逃的妖神,可受了不轻的伤呢,修为都不知减了多少呢?”

“谁知道呢,放着天上的闲散上仙不做,非要去抓什么妖神……”两个婢女的话渐渐远了。

我一个骨碌翻过身来,就向坤元宫跑去。

明明只是萍水相逢,可一想到他受了伤,我就紧张的不得了。当下,就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
坤元宫内安安静静的,让人很不安心。我跳上窗棂,就看到了素白的纱帐。有微微的咳嗽声传来,一声一声,像拳头敲在我心上。

坤元宫内一向冷清,从没有什么仙婢小奴。可眼下,他受了这么重的伤,天庭竟也没人来伺候他,当真是冷情之至。

“喵”我轻轻的叫了一声,便从窗台跃了进去。

“小白,可是你来了?”

一只修长的手撩开床幔,露出一张苍白的俊颜,大约是受了伤的缘由。他的脸上有微微的浮肿。眼角也尽是淤青。

记忆里,他是俊朗好看的,眼下他这般,蓦然就让人很心疼。

我跳的他床上去,刚好落到他怀抱里。和记忆里一样的淡淡的兰花香。很让人安心。

他抱着我,呢喃着说:“真没想到你会来。”然后又笑,“真好,真好。就这样陪着我吧,小白……”

他大约是有些糊涂了,这样说着话,就慢慢的睡了。

我将头轻抵在他胸膛,听他扑通扑通的心跳,慢慢的,竟也有些意识模糊,不知什么时候,就睡着了。

待我醒来时,已是月上柳梢头,他还在熟睡中。不忍心打扰他,我只好慢慢的从被窝中探出了头,想要离开。

“小白,哪也不许去,你现在是我的。你放心,我已经向王母讨了你过来,从今以后,我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……”

他说这话时,眼睛还是闭着的,可我却知道,他没有骗我。

我终于明白,他为什么要请命去捉拿妖神了。若非如此,他如何开口向王母求奖赏?只是,明明我们才见面……

在坤元殿的日子很是惬意,除了清泜日益削弱的身体。

转眼间天上的桃花又开了一度,我寻常没事的时候,就总爱去桃园折几枝桃花,带回去给坤元看。

近来,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。我担心,可能有一天,他就再也不会醒来了。可我,什么都做不了。

“喵喵……”我一声又一声的叫着,可许久,他都没有答应我,我就真的慌了神,跳上床去,伸出爪子,去碰他的脸。

“别闹,小白。”听到他开口说话,我心中的大石头才落了地。就乖乖的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你又去蟠桃园去偷花了?”他抚顺我身上的毛,问道。

“呜呜……”我不搭话,只轻轻的呼噜着,他轻笑。帮我把沾在身上的桃花瓣拿去。“下次可不许这样了,毕竟那是王母用来来蟠桃会的,都被你摘了,那什么开?”

他说话的声音很轻,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。

我动了动耳朵,表示听到了。

只是片刻,就听到有人在敲门,稍后,就听到了一声柔媚的女声,“坤元上仙,奴婢奉王母之命前来探望上仙,望上仙开门。”

“桃花仙子只管转告娘娘,烦娘娘担忧,清泜无碍。”他说完话,就翻身向里睡去。

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他拒绝那女人了,但每次,我都看的很爽。

我从没想过,我也会有修成人形的时候,不过我想,坤元也一定没想过。

当我满身的绒毛褪尽时,取而代之的,是嫩藕般的玉臂和光滑的皮肤。

我爬到清泜的身上,因着只是十岁左右的少女身躯,倒也十分的轻巧。

“清泜,清泜。”我喊着他的名字,用手捏着他的脸。

“小白,不要闹。”他轻轻呢喃着,伸手要推开我,可碰到我毛茸茸的头顶,猛的惊醒,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我因为是坐在他身上的原因,他一起来,我整个的就来了个倒栽葱。翻了个大滚。

“清泜。”

我委屈的看着他,揉了揉自己的头顶。

他还是一脸吃惊的神情,“怎么会?你可以修成人形?”但也只是片刻,他就回过神来了:“也对,世间万物,俱有灵气,也都可以修成仙的。是我失虑了。”

“清泜……”

我欢脱的要往他身上蹭,可他却抵住我的头。“男女授受不亲,小白,从今以后,我们就分开睡吧。”

“才不要,我看王母和玉帝也没有分开睡。”

我低身钻到他怀里,他这几日一直在床上,一直穿的都是很宽松的衣物,我这么一闹,本来就不结实的衣服的前襟就松开了大半。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,特别像我以前偷吃的鸡腿。

单只这样想这,我的口水就流下来了,脑子一抽,嘴巴就贴了上去。

他的脸瞬间涨红,堪比四月天的桃花。

只一只手就把我拎了起来:“小白,他们是夫妻。”

我刚好对上他的视线,双脚蹬在他腿上,“那清泜就和我做夫妻好了,反正你收养了我,那这一辈子,你无论如何,都必须和我在一起!”我说的格外的认真,可其实,那个时候的我,根本就不知道夫妻的含义,也不知道什么是爱,也正因为如此,才会害了他。

只是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,清泜也不知道。

他只是伸出双手,让我坐在他怀里,告诉我说,

“若是我能活着,就一直,一直陪着你,好不好?”我搂着他的脖子,轻轻的说,好。

其实啊,老天从来都是公平的,在我以为我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幸福的时候,它就随时准备好了,在你最开心的时候,剥夺你所有的幸福。

清泜的身子越来越坏了。经常一睡就是大半个月。若他不是神仙,有那么一身的修为,怕是早熬不过去了。当我怎么样都喊不醒他的时候,我才终于意识到,他说的,若他活着,就一直,一直的陪着我的真正含义了。

坤元宫距离太上老君的兜率宫不远。我还在瑶池的时候,就听说老君的仙丹如何如何灵。我想,要是我能偷到那么一两颗,也许清泜就有救了。

可是,不是所有的事,是只要你想,就可以成功的。

当陌阳单手提着我回坤元宫的时候,恰好碰到清泜的悠悠转醒。

那一刻,我恨不得杀了陌阳。

“坤元上仙,怎也不看好自己的小仙童?胆子不小嘛,敢跑到兜率宫里去偷仙药!若不是老君不在,不知又要出什么乱子。你打算怎么谢我。”

“那陌将军想要什么?”清泜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都没有看我,语气还是那种淡漠的疏离。让我心生坎坷。

“早就听说上仙这宫里最好的就数挂在墙上的那副山水画了,不知上仙肯不肯割爱了?”他还提着我,似乎只有清泜不答应,他就不会松手一样。

“无妨,只要将军喜欢,拿去就是。”

“如此,就谢过上仙了。”

他松开提着我的手,抱拳谢道。没了依靠,直接跌在了地上。我刚要出手挠他,就听到你清泜的一声呵斥,“小白!过来。”

他很少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,陌生的很。这让我更加讨厌陌阳了,若不是他,也许此刻,我就拿到了丹药,也许,清泜就会好了。

眼见那人走远了,他才把我搂上了床,“不想告诉我吗,嗯?”

     “清泜。”我跪在床上搂住他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肩膀窝里。我不想告诉他,如果他知道了,一定会阻止我的。可现在,这是唯一,能救他的法子。

“不想说,就不用说了。可是小白啊,永远也不不要去偷东西,你想要什么,告诉我,我帮你去拿。知道吗?”

他说话,一如既往的温柔,让我想哭。“那清泜,太上老君的丹药,你能要来吗?”我祈盼着他说不能,因为这样,我还可以告诉自己,我还有办法留住他,只要我去做。

“你想要什么样的丹药?”他手指穿过我的头发,有冰凉的感觉,“我想要清泜,一直陪在我身边……”

很少有人知道,猫咪也很记仇。

自打上次陌阳得罪了我,我就一直找法子报复他。以德报怨,那可不是我的风格。我的原则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灭他九族!

我找清泜问了陌阳的住所,在离坤元宫不远的蒲甘苑。没什么仙童在。比坤元宫还要偏僻。

我从蟠桃园里捉了好多马蜂。那里的马蜂不比凡间,天庭的人拿它们没办法。是王母为了防止有人去偷桃子而放养的。

我想,陌阳是不敢伤害它们的,若他动了手,我还可以到王母面前去告他一状。若他不动手,那么就更好了。

我这般想着,就不禁笑出了声。不远处就是蒲甘苑了。爬进去,我的计划就成功了!!!

可是,计划是美好的,但现实永远是骨感的。我身为猫族,会被卡在墙缝里,简直就是几辈子的奇耻大辱!其实,若我恢复猫的身体,到也可以脱身,可我,就是舍不得我辛辛苦苦废了大半天的功夫捉的这些马蜂。

就这样,我一直纠结到他回来。

“小猫咪,干什么呢?”他站在墙角下,抬头望着我,“怎么,上次见面后,就忘不了我了?想来这来找我?”他说话,当真是很欠揍。

我一时失控,就把一袋子的马蜂洒了出去,完全忘了我自己也被卡在墙缝里,逃不了。

所以说啊,人是不可以冲动的,冲动是魔鬼嘛!直到今天,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内涵。可为时已晚。

 

“小猫妖,可解气了?”陌阳做在我对面,脸肿的跟包子一样。不对,是肿的和猪妖一样,我想的果然不错,他果然不敢打死这些马蜂。活该,马屁精!这样想着,我就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可我刚笑了一声,就立刻“嘶”的抽了一口气,不为别的,就因为,我的脸也肿的和猪头没什么两样。

人家说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而我丫的,刚好和人家反过来,是杀敌八百,自损一千。亏大了。

“就那么恨我,小猫?”他肿着脸,眼睛就剩了一条缝,好好的一句话,愣是让他说成了笑话。

“本尊,本尊才懒的和你一般见识,拿,拿来!”

不得不说,王母养的马蜂不是一般的毒,蛰的我连话都说不连贯。兜率宫里的事,我可以不跟他计较,但是,他从清汦那里拿的那副画,我必须要要回来。

清汦好像对那副画情有独钟,我虽然看不懂,可我想,那副画,对清汦,一定是很重要的。

“本尊,小猫,你口气不小嘛。”他站起身来,扯着我的耳朵,“那副画,可是你家主子送给我的,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再收回去的道理?”

我不过才到他的腰间,他这样提着我,我不得不踮起脚尖,“什么送给你的,分明是你趁人之危,龌龊,卑鄙!!!小人······”

他右手提着我的耳朵。左手拽着我的胳膊,轻轻的一抛,我整只猫就飞了出去。然后就是“哐当”一声大门合上的声音。

我在地面上滚了几圈,终于停了下来。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刚好对上紧闭的大门。死咸鱼!做贼心虚了!

我在门外大声的叫着,“来人啊!看看有名的陌将军是怎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一个小孩纸的!快来看看=啊!”

我一遍遍的大声吼着,其实,蒲甘苑位置偏僻,我就是喊破了喉咙,也不会有多少人过来的,但我就是不甘心,不甘心就这样回去。只是单纯的想出口气罢了。

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,一个卷轴凌空飞来,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我的头。我一个踉跄,直接栽倒在地上。

“谁那么缺德!”我揉了揉脑袋,捡起了不远的卷轴,打开来看,分明是陌阳从清汦那拿走的那副山水画。

“画我给你了,赶紧离开这里!”他大概是被我吵的烦了。不过刚好,正合我意。

我抱着画,要不是脸肿的跟个猪头一样,我怕是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。

回到坤元宫时,恰逢太阳落山。天庭本来就是仙雾缭绕,此时配上夕阳的余晖,整个天庭都似乎笼罩在织女编织的锦缎中一样。当真是美不胜收。

我在这里走着,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,好像我呆的地方不是冷冰冰的天庭,而是在人间的温泉中,暖洋洋的,和清汦的怀抱很像。

我真的是好久,都没有这样好好的看过落日了。

推开坤元宫的大门,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。可能,清汦还没有醒过来。他睡的,真的是越来越久了。也许,有一天,他会再也醒不过来。而我,什么都做不了。

可出乎我意料的是,我进门,却看到清汦一身正装,端做在正屋,气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好。

他是这天庭上的文官,所以衣服也是文官的款式。白银色的长袍,上面绣的是蛟,虽比不了龙的霸气。却多了份雅淡。

只是端坐在桌子前,就给人一种公子如画的感觉。

“清泜。”我看到他的一瞬间,就呆立在门前,旋即便扔掉了手中的画,飞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“又去哪里玩了?怎么一身的狼狈?”他轻笑,伸出双手将我抱到了他的怀里。

我抱着他的脖子,将头抵着他的下巴。他没有胡子,光洁的下巴并不扎人。只是让我更觉亲切。

“我要去昆仑山办件事,这几日不会呆在坤元宫,你要好好的,记住了没?”

他的手指在我的下巴轻轻的摩擦着,很是舒服。

我眯着眼,慵懒的问道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说着,他就抱着我轻轻的摇晃着。可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,他就停止了动作。

“我可是记得,那副画,我是送给了陌将军的,怎么现在会在这儿?”他挑起眉“小白,不打算告诉我吗?”

“可,可是,那是他趁人之危得来的,何况,这本来,就是你的东西。我只是,物归原主而已。”我声音越来越小,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。

清泜他,好像,并不喜欢我这样做。

“小白,你要记着,无论什么原因,既然把东西送给人家了,就不应该再要回来的。你明白吗。嗯?”

“我记得了。”

他似乎还有话要说,但终究犹疑了半响,什么都没有说。

清泜走的那天早上,我不慎睡了个大懒觉。没能赶上去送他。可在我心里,这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可真正让我为难的是,把画归还给陌阳。

我那天用了那样的手段要回了画,眼下再灰溜溜的把画送回去,委实是很丢脸的。可答应清泜的事,我是一定要做的。

就这样,我一直在纠结。

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陌阳他居然会拒绝我。

“小猫,你当这天庭是你自己的家啊?你又当我是什么?”

真是气煞我也!!!

清泜不在,我一个人也无聊。刚好可以找点乐子。

我作为一只猫妖,身是最可贵精神的就是坚持。粗俗点讲,就是爱钻牛角尖。

他怕马蜂,我偏要用马蜂来咬他。

在我第一百次放马蜂来蛰他时,他终于认输了。

哈哈哈哈哈!!!!

我就说嘛,这天下,还有我处理不了的事?可笑。

我肿着一张大脸,得意的笑着。

“我真是怕了你了。”陌阳满身狼狈,倚在柱子上,全然没有一丝上神的风范。

我从怀中掏出那副画卷,却是残败不堪,徒余傻眼的我。

“算了,我大人大量,不和你一般见识。这画我收下了。但我求你了,放过我行吗,小姑奶奶?”

见他这样,我就忍不住笑出了声,

哪有一个天上的上仙委屈的求一个小妖怪的,我也知道,是我做的有些过分了。当下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就低头闷声道,“我知道了。不会了。”

“这可是你自己答应了的,以后可不要后悔。”

“笑话,本上仙,从不为做过事后悔!”我鼓起脸颊,气囔囔的嚷道。

“但愿如此。”

说来也奇怪。自打那一次后,我和陌阳再也不是一见面就炸了样子。反而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大概,这就是人们说的,不打不相识吧。

而清汦不在的时间里,都是陌阳陪着我。

这一次,清汦去的极久,久到我都要忘了他了,他才回来。可是,我不怨他。在我心里,他无论做什么,都是有理由的。可我唯一不明白的,是他一回来,就要赶我走。

当时,明明是他为了和我在一起,肯去捉妖神,负了伤。明明是他,告诉我,这一辈子,他会一直陪着我。

“我不走,反正,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坤元宫。”我望着他,以前,在我面前,他都是如沐春风的模样,可现在,他身着仙官的衣服,脸还是原来的脸,可人,却陌生的很。

“既然你不走,那我离开便是。这坤元宫,就给你算了。”他说着,人就从位置上起来,挥了挥衣袖,竟是真的要走。

我咬着嘴唇,直到他走到我身边,我才终于相信,他其实,并没有和我开玩笑。

“就是要我走,你也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。”我扯着他的袖子,抬头看向他。

“小白,你就是一只猫妖,不过是我养的一只宠物,不喜欢,还要什么理由吗?”

还是云淡风清的样子,可那磁性的声音这次,却像是利刃一样,划破我的心扉。

“好,我记着了。我走。可坤元上仙,记着你今日所说的话,总有一日,你会后悔的。”我松开握着他衣袖的手,原来,所谓承诺,不过于此。到底,我还是傻的。

“你恨他吗?”蒲甘苑内,陌阳提着一壶酒,靠着我,席地而坐。

“我谁也不恨,我只是,很难过。”我哑着嗓子,很轻声的说道。离开了坤元宫,我竟也只能来着蒲甘苑了。当时那个和我两看两相厌的人,此刻,却成了我唯一的依靠了。

“我一直在想,到底要不要告诉你,可我要是不告诉你的话,以后,你会恨我一辈子的吧。”和清汦一样,他也孤单了很久,可他没有清汦那样的运气,或许是勇气。为了能和小白在一起,肯堵上自己所有的修为。

“很久以前,清汦就来找过我,那个时候,你刚到坤云宫。那次捉妖神,他就受了很重的伤。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陪着你,所以拜托我照顾你。清汦真的很好笑是吧,为了那样一丁点的温暖,可以付出所有。”可我现在,似乎也要步入清汦的后尘了。

最后一句话,他没有说出口,小白的心里,其实在那次初见时,就在也放不下别人了吧,他只是晚了一步,其实就错过了一辈子。在她心里,清汦才是第一位的。

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,有高兴,可更多的是担忧。

再也无法等待,我就要回去坤元宫。我现在就要看到清汦。

“小白,太晚了,昨天,清汦就·······”

他话没有说完,可他知道,小白会明白的。

“我不信。”我听见有颤抖的声音从我嘴里出来,就算知道他受了伤,就算知道,他身子不好,可我从来没有想过,他会死,。

这天上的神仙,哪个不是寿与天齐,可清汦,我才终于明白他那日说的,若是我能活着,就一直,一直陪着你。原来,原来,是这般。

我轻轻的笑着,人家都说猫儿是没有心的,所以啊,猫妖也是这三界最无情的存在,可我,心真的很疼,很疼,像被利刃插,被烈火烤一样的疼。

“小白,难过就哭出来吧,没关系的。”陌阳一脸担忧的看着我,慢慢的抱着我。

我还是幼年的模样,在他怀里,我显得格外的娇小,可我靠着他的胸膛,还是轻轻的笑“陌阳,我哭不出来。”

这就是身为猫妖的悲哀吧,明明难过的要死,可就是哭不出来,就只能笑。

“小白,不要这样。”陌阳这样抱着小白,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手足无措,纵使上阵杀敌,纵是身陷囫囵,他也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等待了半响,我忽然想起,陌阳是这天上的上仙,他的资历不知要高出我多少。也许,还有办法,还有办法救清汦。

“陌阳,你一定可以救清汦的对不对,一定有办法的,对不对?”我双手揪着他衣服的前襟,满眼希冀的望着他。

“小白,这是命数。”就算再不忍心拒绝她,可天命不可违,万事万物皆有定数,神也不列外。

“所以是有办法的,对不对?”我忽然就真的笑了。“没关系,你可以不告诉我,可我终有办法救他的,天下这么大,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总可以救他的。”

“小白,”陌阳拉住我的袖子,叹了口气,“我告诉你。”

他太了解她了,她认定的事,没有人能改变。就算他不告诉她,穷极一生,她也是要救清汦的,那样,还不如他直接告诉她。

猫的一生,一共有九条命,可上苍从来都是公平的。用光了这九条命,这世上,就再也不会有这个生灵存在了。人还可以世世轮回,可猫妖,却只能守着这九条命,一世的记忆,等待着最终死亡的到来。

救清汦的法子,就是赔上我的一条性命。可这买卖,我不亏。我只害怕,再也没办法瞧见清汦。

我不知道陌阳用了什么办法,我只是睡了一觉。醒来的时候,人就在坤元宫了。

所不同的,还有我改变了的身体。

及腰的长发,纤长的四肢,衣服倒还是我以前的那件白裙子,只是此刻在我身上,是说不出来的好笑。曾经及地的裙摆,此刻才到小腿。

可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我只想知道,清汦怎么样了。

可真到了他的房间前,我才发现,我连开门的勇气都没有。或许是因为抱了希望,所以才更加的害怕失望吧。但不管如何,有些东西,都是必须要去面对的。就算这一次不成功,我也决不会放弃!

从房门到清汦的床前,我走的很慢。但即便是走的再慢,也终会走到尽头。

陌阳没有骗我。

我看着清汦躺在床上,肤白如纸,只是安静的在那睡着,就让人感觉很安心。

似乎是我的到来打扰了他的休息,他轻皱着眉头,眼睫如同蝉翼一样轻轻扇动。我知道,他要醒了。

清汦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床边站了一个女子,长发未挽,妆粉未施,透着别样的活力。

“小白?”虽然是疑问这问出口,可他心里,已经确定。眼前的女子,就是小白。不为别的,单只是她那一身小了许多的白裙子,就透露了她的身份。他似乎只是睡了一觉,他的小丫头,竟就已经长大了。可她不讲究的习惯,却还是一点没变。

右手微动,他就轻轻捏了个诀,再看过去,小白的身上,已然是换了另一套衣裙。虽然还是白色的,却比方才那套,合身了不少。

“清汦。”我看着身上的变化,慢慢的扬起了笑容。还好,他记得我。虽然他关注的重点不对,可没关系。他在,就够了。我很知足了。

“傻丫头。”

那以后,清汦时常会问我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他醒过来的,不过我总是推脱是陌阳救了他。所以,后来,他也就不在问了。

而真正让我不明白的是,自那以后,我就在也没有见过陌阳了,他就像是从天庭蒸发了一样,那里都找不到他。蒲甘苑的大门终日紧闭着,这让我很是不安。可这不安,不久就被一种喜悦取代了,因为清汦,说要娶我为妻。

人们常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我那时,是真的以为我们是苦尽甘来了。但到底是世事难料。

清汦虽然是天庭的上仙,可他在天庭的存在感几乎为零,除了那些觊觎他美貌的仙女和仙婢,就很少有人记得他了。

他一向随性,所以,对于我们的婚事,他也没有太过计较。只是选了个好日子,把要结婚的申请递交给月老。然后,等待我们大喜日子的到来。

可是,我们都没有等到那一天。

月老驳回了他的申请,而同时,玉帝赐婚的旨意也到了坤元宫。

赐婚的是桃花仙子。我认得她。是那时我走丢时,来寻我的那个女子。

旨意刚到的时候,清汦曾经握着我的手,他说,此生,除了我,他谁也不娶。就算违逆天命又如何?他认定了我,这一辈子,就觉不会放手。

他说这话,我是信的,我相信他,比任何人都信他。只是因为他是我的、清汦。

可我的自信,很快就被击破了。

那天,玉帝召他去瑶池。我知道。是因为他违逆了玉帝的旨意。可那时,我是不害怕的。我告诉他,不论会发生什么,不论怎样,都不许再留我一个人。我不害怕死,我只是害怕一个人,就算是死,我也会陪他一起。他握着我的手,坚定的告诉我,让我不要害怕。

我不知道,玉帝告诉了他什么,可他回来了,也带回了桃花仙子。

“坤元宫里永远只能有一个女主人。所以,小白,你还是走吧。”他站在门内,语气有疏远和淡漠。可是没有绝情。所以,我还是抱有希望的。

“清汦,你答应我的,不是说好了吗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的。”我强挤出笑容,像以前那样去拉他的袖子。

“白姑娘,请你自重。”

说话的不是他,而是桃花仙子-——夭蕣。

“清汦。”我越过夭蕣,就想去拉他,我想,他一定是有苦衷的。我的清汦,怎么会对他的小白这么冷情呢?

“我说了,白姑娘,请你自重。清汦以后就是我的夫君了,纵使我们以前有过什么误会,那也过去了,所以,请你以后。不要再来找他了。”

话说完,她就把我推到了地上,我看着坤元宫的大门缓缓在我面前关上,而清汦,到最后,都没有再看我。

我想,清汦一定是有苦衷的,或许是受了逼迫,可他不相信我,不相信我能和他走到最后,所以,他放弃了我,放弃了答应我的事。

离开了坤元宫,我蓦然发现,偌大的天庭,我竟然无处可去。陌阳不在,蒲甘苑大门紧闭,我竟已是格格不入。其实,我本来。就是多余的吧。多余来到这天宫,多余认识清汦,多余,活着。

那夜,我一个人在弱水旁站了一宿。晚上那边的风很大,风灌进我的衣袖,连我的骨头都是冰的。可我不知道要去哪,我那也去不了。

清汦和夭蕣的婚礼定在了三月十八,是蟠桃园里桃花开的最好的时候,也是,我第一次遇见清汦的日子。

其实,本也没有谁对谁错,我只是很遗憾。遗憾的有些难过而已。不认识他之前,我只不过是一只慵懒的小白猫。没心没肺的,没有悲欢。认识了他之后,就学会了难过。

可是我想,都没关系的,我会再遇到一个人,学会忘记他。忘记关于坤元宫里,所有的事。可是,知道我听说了他们的故事,不是他,是他们。他和夭蕣的故事。

而我,从头到尾,不过一个笑话。我才发现,我大约,是真的,爱上清泜了吧。

夭蕣是桃花仙子,可是,在她还不这天上的神仙的时候,她就认识了清泜。我想,这世界上,最亲密的感情,莫过于青梅竹马了吧。那个时候,清泜,也一定是这样以为的吧。

可那个时候,清泜已经是这天庭之上的上仙了。夭蕣天资愚笨,为了能和夭蕣在一起,清泜已经做好了放弃这天庭的神位的准备。可是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夭蕣为了成仙,竟然愿意委身嫁与一位天庭的上将。

可是,她刚晋升神位,那位战将就战死了。即便如此,她与清泜之间,到底是生了间隙。直到清汦遇到我。

“小猫,”陌阳站在我身后,只是轻轻叫了去一声,就在也不说话。

我们真的好久没有再见面了。

“太阳出来了。”我望着弱水的尽头,朝阳的光辉将水面染的很好看,就像蟠桃园里开到荼蘼的桃花。我回头看去,恰好对上陌阳的眼睛。

漆黑的眼睛,就像旋涡一样,会把人吸进去。我才发现,原来,我从来没有好好看过陌阳,他长的不比清汦差,可是,我从来没有发现过。

“小白,其实我也可以······”“陌阳,帮我一个忙好不好?”我知道他要说什么。可是,若这次清汦是真的抛弃了我,我真的不敢,再相信任何人了,我只是想知道,清汦他到底,是不是自己要抛弃我的,只有这样,我才能,坦然的去面对未来。

天庭好久都没有过什么喜事了,所以清汦婚事这天,连看守诛仙台的小仙童都去凑热闹了。天庭所以的地方都很热闹,就只有诛仙台这里冷冷清清。

我其实从没有想过去死,我还没有活够。我只是想知道清汦的心,仅此而已。我让陌阳去找清汦,我就在诛仙台等他,若他在乎我的话,一定会来的吧。

可我从日出等到了日薄西山,他都没有再来。

到底是死心了,我放弃了。但我想,其实命运是不想我放弃的,就算是神,也无法知道,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而人生,就算由许许多多的巧合构成的。在我放弃等待准备离开的时候,我从诛仙台上掉了下去。

所以人呢,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可以去做危险的事。

我以为我死定了。

我不是神,连仙都算不上,我只是一只侥幸修成了人形的猫妖,没有什么真本事,就算我有好几条命,可也抵不过诛仙台下那可敌千万神兵的戾气。此番,我怕是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吧。只是很遗憾,没能再见清汦一面。

我没有死,我以为是我命大,可当我睁开双眼,看到熟悉的床帘,我才知道,我不是命大——我是在坤元宫醒来的。是清汦救了我,他到底,来找我了。我应该是高兴的吧,我是高兴的。

我坐起来,才发现,身上的骨头就向被人拿大锤一块一块的抡碎了,再拼接上去的,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。和以前不一样的是,我的胸口上多了一个玉锁。沉甸甸的,让人不舒服。当我想要摘下来的时候,就听到了一声惊呼,再回头,清汦人就在我的面前了。

“小白,永远也不要摘下来。”

他握着我的手温温热热的很不真实。我看着他的脸,忽然就很像哭,只是我哭不出来。

“清汦,你的脸······”从前俊逸的脸多了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疤,很是可怖。我的手在他脸上覆着,就算不敢去触碰那条伤疤。“疼不疼?”

他抓住我的手放在了那条伤疤上,轻轻笑着,“一条伤疤就换了你一条命,很值。”他无论做什么,都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。可这样,只是让我更内疚而已。

“但是小白,你要答应我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可以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,可以吗?”

“清汦,我·······”“答应我。”他好像很着急,握着我的手也慢慢收紧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记着你今天说的话,不可以食言。”他说着,可我看他的脸却越爱越模糊,“清汦,”我喊着他的名字,晃了晃头,“不许离开我,不许”我到底是没能一直清醒下去,可我昏迷的时候,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,但我,还是没能坚持。

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,当我再次醒来时,陌阳就陪在了我的身边,就好像刚才我看见清汦,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梦境。看我的脖子上,还挂着那个沉甸甸的玉锁。告诉我,那不是梦。

“陌阳。清汦呢?你告诉我,他在哪?”我拉着陌阳的衣袖,着急的问。

“小猫,你不要着急,好好养伤。听话。”

“他是不是出事了?陌阳,你告诉我实话。”

他犹豫着,陌阳一向不会说谎,我知道,他一定会告诉我的。

“为了救你,清汦离开了婚宴,留下夭蕣一个人。这场婚事是王母定下的,他这样离开,让王母很是生气。而你从诛仙台上掉落,灵识俱散,本是绝无生机。清汦为了救你,去偷了这个玉锁,为你聚魂。犯了天规,现在,已经被贬下凡间,受尽轮回之苦后,才可以重回天庭。”

他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:“王母以你的性命胁迫,所以,清汦才不得不答应娶夭蕣。所以,小猫,”他忽然握紧我的手,“你一定要好好的,这样才不枉费清汦的牺牲。”

“我要去找他。”我抽回我手,就掀开了被子,向门外冲去。陌阳没有准备,等他反应过来是,我就已经冲到了门外。

我一向毛躁,做事很少深思熟虑。所以很容易犯错。当我冲到门外,看到站在大门口的月老时,我就呆在了那里。陌阳没有准备,直接就撞到了我身上。

“陌将军,好久不见呢。”

“月老,好久不见。”

陌阳说着,将我拉到了他身后,“坤元上仙已经被贬下凡间,天庭还想要做什么?”

“老夫只是想和白姑娘单独说句话,没有什么恶意,不知白姑娘能否赏个脸?”我望了望陌阳的后背,我知道,他只是想保护我,可我的人生,终归是要我自己来走的。

我扯开他握着我的手,轻轻笑笑,“陌阳,让我自己来。”

老实说,月老并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,从外观来看,他只是一个和蔼的老人。雪白的头发用大红的绸带高高束起,他的身上,除了白色就是红色。可却不显得单调。

“姑娘就不好奇我找你的原因?”

“好不好奇的,既然你来找我,就一定会告诉我的吧。”我倚着廊柱,目光看向庭院中央的那一株桃树苗,那是我当时移过来的,只是没过多久,就枯死了。

我就因为这件事难过了一段时间,我有让清汦用仙力救活它,他那时说,万事皆有命数,他不能干预,可没想到,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他就把这株树苗救活了。

“坤元上仙送去我那要求结婚的书谏当时是被我退回来的,姑娘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我回头看向他,他却只是笑笑。

“因为姑娘和坤元上仙命中注定是没有缘分的,姑娘你是抢了夭蕣仙子的福分呐。”

“不可能,”我摇头,“清汦他喜欢的那个人是我,”说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那个人,怎么会是别人命中注定的夫君。我不相信。

“当时,坤元上仙去蟠桃园就是为了去找桃花仙子,如不是姑娘出现,今时今日,坤元上仙怎会被贬下凡?姑娘就不曾想过吗?”

“我不信!!!!!!”像是发泄一般,我对月老吼道,原来和蔼的老人此刻忽然就变得可憎起来。我忽然想,若是当时他没有驳回清汦的书谏,是不是现在,清汦就还在我身边。所以,这一切,都应该怪天庭的吧。

所以,这天庭上的所有生灵,都是该死的吧。

我能感觉的到,身体内似乎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力量,我非要做些什么才能压制住它。而这个什么,就是杀人。

月老只是很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他活的太久了,为情所困的人太多,为爱成魔的有,为爱所囚永世不得轮回的亦有,见过太多的悲离,他的心,早就比石头还要硬了。

在小白快要魔化的时候,他只是轻轻的打出一掌,然后就看到小白飞了出去。

我吐掉口中的鲜血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即便是看不到,我也知道,我现在有多狼狈。如果清汦还在的话,他一定会心疼的吧。

“老夫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想和姑娘打个赌而已。”

“赌什么,我还有什么可以拿来赌的?”我努力想扯个笑容出来。但我发现,现在。我连笑,都没办法做到了。

“赌再来一回,坤元上仙还会不会再爱上姑娘。”

回忆渐渐回笼,我坐在蟠桃园里最高树的枝丫上,望着远方的夕阳。身边是陌阳。

当年站在我身边陪我看朝阳的人是他,想不到,过了这么久,陪在我身边看夕阳的人还是他。只是,看过了这次夕阳,我就再也没有以后了。

和月老的那个赌约,我到底还是输了。

我大概,真的是偷了别人的福分吧。

当年,月老同我打赌,赌的就是我脖子上的这块玉锁。我输了就心甘情愿的把玉锁给他。可他输了,就得帮我们,让清汦回天庭,让我们成亲。我以为我回赢的,我以为,我赢定了。可原来,我输的这么惨。

我下了凡,设了一出戏,让清汦的转世遇到我,救下我。我也得偿所愿和他生活在一起。可是,他不爱我。

明玉,他爱的,是夭蕣的转世。为了救明玉,他可以牺牲一切,包括,我。再知道我的存在会威胁到明玉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将我封印。囚在山庄里。在这之前,他所有的灾祸都是我陪着他度过的。可他,还是选择放弃了我。我早该明白的,在他转世的时候,他就不再是我的清汦了。

我不恨任何人,我只是很遗憾,没能让他爱上我。我只是很想念,在坤元宫的那些日子。很想念,他说,你想要什么,告诉我,我帮你去拿。知道吗?说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清汦,以后,再也不会再陪着我了。

其实,我们的缘分,从一开始,就不该存在的吧。从一开始,就是错误的。

我向月老求了一件事,待到清汦历劫归来后,送他一杯忘情水。

我怕,他想起来以后,会伤心,会难过。所以,忘记我就好了,终归,我不会再存在了。

太阳落下,意味着新一天的开始,在蟠桃园里,月光洒下,一天最美的时刻才真正来临。而我的生命,也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我生平第一次使用了法术,却是为了让陌阳安睡。

那天,天庭的所有人都见到了毕生最难忘的场景。在六月份最为沉寂的蟠桃园一夜之间,熙熙攘攘的又开满了桃花,比最艳丽的晚霞还要美丽。

月老宫

月老拿着玉锁对着月光,月光透过玉锁,折射出艳丽的花纹。有一丝妖异。他叹了口气,将玉锁收入匣中。所有的事情,不管真相如何,人们想要的,只是自己心里的答案而已。所以,真相,真的不重要了。因为,没人在乎。

所谓的错缘,只是宫内的小仙童牵错了线。可是,他不忍心自己的人受罚,所以,才将错就错下去。可是没关系,总归结束了。

三十年后

“陌阳师父,我们要去哪?”天上的云头上,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掠过。引得下面的凡人跪了一地。

“今日坤元上仙大婚,我们去和喜酒。小白,听话啊!”“坤元上仙,就是那个在自己仙殿里养了许多白猫的家伙?”

“对啊。”

“那师父,喜宴上有没有鸡腿?”

“你这个吃货!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,枉费我一世英名······”两人吵闹着,渐渐远去。

最后的最后,清泜终于是忘了小白。

陌阳一直没有告诉小白,他喜欢她,可是没关系,以后还有时间。他会慢慢地,让她,爱上他。

爱情,从来都是自私的,他大度过一回,可却让他后悔了很久。所以,这一辈子,他不会让自己后悔。

评论留言

暂时没有留言!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