攻哄受把腰抬高一点,带着仓库到大明

 我在街边站了许久,只为看一个奇怪的卖菜人。他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比乞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他推着一辆独轮小黑车,车上装满了黑色的叶菜。我生平第一次见黑色的叶菜。只是那些菜和卖菜人一样,浑身散发出忽浓忽淡的臭气。

人们都远离他,有的甚至捂着鼻子快速跑开。他被人们看作疯子。

“他已经是个疯子了,很可怜。”我想。如果他不是疯子,也不会是这个样子。

我从肩上挂着的小包里摸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上,走到疯子跟前,眼角余光扫到路人的惊奇表情。

“你好!”我对疯子说,“世界上怎么会有黑色的叶菜?”

“我卖了几天,只有你一个人问这个问题。”

我等着他继续回答,然而他再没回答。我只好再问。

“卖的不多吧?第一次见这种黑色叶子的菜。”

“一棵都没卖。”

听他这样说,我并不奇怪,是个人都会躲开这种看起来肮脏,闻起来臭烘烘的菜。就像躲开这个疯子。

可他毕竟是疯子,所以行为才疯癫。我对他起了恻隐之心,说要买他这一车菜——尽管我不吃。

疯子居然用惊奇的眼光看我,在他注视我的长长的十几秒里,我居然有些不好意思。忽然间觉得他也许不疯,他也许是伪装。然而,这种怪异的想法立刻又被我驳回。

我不仅是恻隐之心,也极想知道这像青菜一样的叶菜为何会是纯黑色的。

“这一车不够,我还想买更多。”我说,“你在哪里种的?能带我参观一下吗?”

疯子并不正眼看我,瞅着他的菜说:“你要多少?”

“一百元的。”

疯子不理我。

“一百五十元的。”

疯子还是不理我。

“好吧,二百元的。”我有点生气,本来他的菜都是臭烘烘的垃圾,我只是见他可怜,才出钱买。买了我也是扔掉,这样的菜估计狗都不吃。

没想到疯子居然不答一言,推起小车就走。我急了,追着他问:“您说我得要多少钱的您才肯带我去参观呢?我是诚心诚意要买的!”

疯子停下脚步,斜着眼睛对我说:“少了二百五十元的就不带你参观。你以为你打发叫花子呐?”

“好吧。二百五就二百五。”我哭笑不得,心说你不就是叫花子吗?我捏了捏我的小背包,心疼。我的钱啊!

“那现在可以去吗?”我问道。疯子点点头。估计没多远,因为他是走路推着小车出来的。

我跟着他一直往北走,走到小城最北边的菜市场,他钻进菜市场东边的胡同,我也跟过去。这里似乎我没来过。

我俩穿过长长的胡同,到了一个三叉路口。这里已经没有了城市的繁华,到处是一些破旧的平房,看样子很多年没人住了,杂草丛生,还有一些疯长的树木。

有一棵树上竟然挂着一只死猫,臭味扑鼻。绿豆一样的肥大的苍蝇,围着那只死猫嗡嗡乱转。我的胃里翻江倒海,似乎马上要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。

疯子推着小车,拐进朝西北方向去的一条小路,我也迅速跟过去。走了一会儿,终于把死猫的臭味甩掉了。

小路两旁依然是一片破败,断壁残垣随处可见。不知怎么,我竟然从这些荒芜里,想象着不久之后,这里将是高楼林立。

疯子走到一处没有围墙的破院子里,拨开没过膝盖的荒草,推着小车向一间挂着破门帘的屋子走去。

我忽然有点害怕,如果这是疯子的落脚点,应该有一条每天进进出出踩出的小路才对,而不是满院子没过膝盖的荒草。而且,哪里有菜地?菜地在哪里?分明只有破屋和荒草。

我不肯进院子,大声对疯子说:“你是骗子!菜地呢?”

疯子撩开门帘,说:“在里面。你爱来不来吧!”说完就进屋去了。

我的脑子飞快地转动,想着自己也是练过几天武术的人,还曾表演过徒手断砖,所以咱不怕,咱不怕。艺高人胆大嘛!想到此,我也拨开荒草跟了进去。

掀开破门帘,只见疯子的小车停放在那里。屋里什么都没有,洋灰地面早已碎的不成样子。只见疯子用手推开屋子东边的一面破墙,里面看起来深邃神秘,像夜晚的天空,还有无数道白光来回晃动,却一点也照不到外面。难道这里能种菜?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。

疯子冲着我说:“进去。”我皱着眉头,向他挥了挥拳头:“你要是敢骗我,我就让你吃拳头。我可是练过武术的人,十个你也奈何不了一个我!”疯子撇着嘴耸耸肩:“信不信随你喽!”说完他就进入那个空间不见了。

我还是有些犹豫,在外面站了大约五分钟,看到那面墙壁正在一点一点关闭,我不再犹豫,决定冒一次险。墙壁留下的缝隙刚好能让我挤进去。我一下子跌入光影里,脚下似若无物。

我在那看似夜空的光影里匀速旋转,除了无数道微弱的白光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。我到底进入了一个怎样的地方?算命的并没有说过我会命丧于此啊!呸呸呸,不要瞎想了!

也不知道疯子去了何处。大约十几分钟之后,我从旋转的光影里跌落下来,一屁股蹲坐在地上。只见我上方像是一股圆筒状的旋风,不同的是,它还在那里匀速旋转,里面光影闪烁。我正坐在地砖上的一块圆形图案里。

我看了看周围,非常空旷。除了破旧的地砖砌成的地面和远处高矮不平的破旧楼房,周围什么都没有,甚至一棵树一棵草一只苍蝇都没有。太阳无情的照着大地和大地上千万条干燥的小裂缝,没来由地让人感觉恐慌。

我觉得疯子没有骗我,这里的空间说不出的大,一定在什么地方种着菜。可是疯子呢?我站起来,四处张望。

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吓得我魂飞魄散。我小心地回头一看,疯子不耐烦地瞪着眼:“你真慢,还能再慢点儿不?”说完扭头就走,我只好跟了过去。

我跟着他走了一会儿,看着到处都是同样的景物,不由得问那个疯子:“这里好像没有一点生机,万物不长,怎么种出的菜?”疯子并不理我。

我随着他七拐八拐,终于看到一大片黑色的菜地。不知怎么,我竟觉得那些菜像是黑色的塑料袋做成的,根本就不像植物。而且,远远闻到一股一股的臭气,我戴着口罩还是能闻到。

我掏出手机,想把这些拍下来。没想到疯子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机夺走了。

“快还给我!”我急得大喊。

“不许拍!”

“好吧。”

于是,疯子将手机还给了我。我总感觉手机也有了臭味,拿出纸巾不停地擦。

我走到菜地跟前,发现地面的土壤竟然是黑色的污泥,气味像极了臭水沟。

“这就是你的菜地?怎么这么脏?”

“虽然脏,却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菜地了。”疯子悲伤地说。说完竟然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哭起来,看起来极度痛苦的样子。我一下子蒙圈了!

我等着他哭完一阵,他还哭一阵。我看了看日头有一点点西斜了,我不耐烦起来。

我问他:“你哭够了没有?到底怎么回事?这里是什么鬼地方?怎么看着很恐怖?没有一点生机的样子。你种的菜也不像菜,像黑色垃圾袋做成的,根本就不值二百五!”

疯子拿袖子抹了抹眼泪,又抹了抹鼻涕,慢慢止住了哭声。他慢吞吞地说:“如果你知道了一切,你就会觉得这些菜的价值远远大于二百五。可是,这不能怨你一个人,这对你不公平。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到底怎么回事?麻烦说明白一点好不好?”我见他这样,有些焦躁起来,这里的景象和气味使我想要快速逃离。

没想到他却慢慢坐在地上,全然不顾菜地里散发出来的臭水沟一样的刺鼻气味。为了知道真相,我只好耐着性子等他说。

“你知道这是哪里么?”

“我要知道还用问你么?”

“这是我生活的地方。我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。可是对你来说,这里是几十万年之后。”

“啊!”我惊得瞪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!“我怎么来了几十万年之后?难道你真是疯子?看你疯言疯语的!”

“我不是疯子。这里对你来说是未来。你生活的地方,对我来说是从前。”

“好吧!愿闻其详!我是怎么穿越过来的呢?难道是破屋墙壁里的那些光影送我来的?”我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“那是个时间漏洞,相当于一个时间隧道。我们就是从那个隧道过来的。只是,现在它正在一点点修复、缩小,也许不久之后就完全消失了。”

我的注意力完全被疯子的话吸引,暂时忘了周围的糟糕环境。通过他的讲述,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。

原来,疯子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。他生活在我们的几十万年之后。我现在踩在脚下的这个地球,就是他生活的时代。

地球已经被严重破坏,人们将所有资源都掏空、污染,这里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。

这里没有了干净的水,大地干裂,万物不长,到处都是污浊的气味。而那些黑色的菜,虽然不能吃,却是地球上最后的植物。它们生活在地球上最后的污泥里。

如今,那些污泥也在一点点干涸。不久之后,也许地球就彻底干裂了。

所有的人都去了另外的星球。而疯子坚决不走,他发誓要做地球最后的守护者。

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打断他的话问道。

“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。你看看你那个时代的人吧!他们都是怎样浪费水、浪费地球上一切资源的?他们又是怎样疯狂的污染环境的?你看看吧!人类把自己的家园亲手毁灭了!”

我长叹一声。接着听他说:“科技再发达有什么用?人类去了别的星球,如果还像这么为了私利而搞破坏,也是不能长久生存的。难道要把宇宙所有的星球都毁灭吗?”

“我觉得你太悲观了。人类受到惩罚了,一定会吸取教训的。况且,地球也会慢慢修复的。”

“人类为了私利,从来不会考虑未来。地球被破坏的太严重了,没法修复了。况且地球也是有寿命的。”

我又叹息一声,问他每天吃什么喝什么。他说都是通过时间漏洞去我的那个时代拾荒为生。他生活的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食物了。但他不想离开地球,地球上埋葬着他所有亲人。

他说人类搬走的时候,村长告诉了他这个时间漏洞,让他可以暂时去另外一个时代生活。

“这个时间漏洞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道。他说是村长发现的。

万事万物都无法十全十美,没想到时间也有缺陷,在万古不变的运行当中,也会产生疏漏。但是时间会自己修复漏洞,所以不久以后,那个时间漏洞就会逐渐消失。

“为什么不让人们通过时间漏洞回到从前?而非要搬去别的星球?”我问道。

他说时间只能向前,无法倒退。时间漏洞是时间流逝过程中出现的一点小瑕疵,如果人类利用这点瑕疵返回从前,只怕时间会崩盘,到时候宇宙就会大乱。而一两个人穿越几次问题不大,但是也会冒着被时间漏洞吞噬的危险。

“这么说,咱俩还是幸运的,没被时间漏洞吞噬?”

“对。”

我又问他为什么去我那个时代卖菜。他说他想告诫那个时代的人们,要爱护地球。可是,根本没有人理会他,还把他看做疯子。

他问我为何要买他的菜,难道看不出来不能吃吗?

我哈哈一笑,告诉他我就是想知道真相,想知道为什么、怎么回事。而且,我还想给卖菜的疯子施舍一点钱,希望他吃几顿饱饭。尽管我也没钱。

他也哈哈一笑,苍老荒凉的声音飘荡在耳边,让我觉得悲伤。

最后,他没卖给我菜,也坚决不肯要我的钱。他说他只想让地球上的人知道这件事,即使不能改变什么,也希望给人们以警醒,让人们懂得爱护地球的重要性。

我说,那你送我回去,我写出来,发在简书,让更多的人看到。

我回到了自己的时代。

当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,想要再去看看那个疯子。

我七拐八拐地又来到了那个破屋,却怎么也打不开那块墙壁了。只有疯子的那辆小黑车和臭气哄哄的一车烂黑菜还在那里,似乎在告诉我,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难道时间漏洞这么快就被修复了吗?那个从未来跑来的疯子,大概再也回不了现在了吧!


 

评论留言

暂时没有留言!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