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上戏,小说下载

全文阅读 58 0

 那些年我爱过的人很多,但从出生到现在,从现在到以后,只有两个。

 

一   

她,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末,一个住在山顶上的农民家庭。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没读过几年书,却通情达理,深明大义。   

小时候,我长得比同龄人弱小。出生时,体重不达标,后期营养跟不上。每当她带我出去,村里好事的妇人就会语重心长地劝说,类似“这个小孩怎么小个,怎么养得活,还不如不要,又是个女孩”这样的话语。她每次听别人这样说,都害怕我养不活,偷偷抹泪。我没有记忆,倒是省去了我的烦恼;于她,内心不知纠结、忧虑了多少年。   

我体弱瘦小,她骑自行车,我坐后面,去隔壁镇的诊所看医生。开的是什么药,我大体已忘。只是,到了每餐吃药时,不愿意吃,她便连哄带骗、想着法子让我吃。要么是拿糖来哄,或者是把药丸捏成若干个小药丸,放在饭桌上,让我一点一点地拿着吃。药丸的体积小了,反倒觉得不苦,有那么一段时间,这种方法屡试不爽。

听说钙片对长身体有一定的作用,她陆陆续续买来许多包钙片,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比较奢侈。上学前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像吃糖那样吃两片钙片,这是我哥哥姐姐们没有的待遇。哪怕恶补了一段时间,貌似效果不大,现在还是很小个。

大概因为我长得小个,或者是家里的老幺,哥哥姐姐们要做很多的农活;而我,比较幸运,相对来说,做得较少。每次姐姐们觉得不公平,不满抱怨时,她总会说:“谁叫她长得小个?”特别上初三后,干不干农活由我来决定。原来个子长得小,也是极好的。

上小学时,她每天早起,煮好早餐后,就叫我们起床,督促我们吃早餐、去学校。这个习惯并不因我上了大学,而有丝毫的改变。每次回校的那天早上,我迷迷糊糊听到厨房传来煎糍粑、水流、烧火等各种声音。

这时,窗户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,才五点多。眯着眼摸下楼,发现她在给做各种好吃的,糍粑、鸡蛋、粥……我问她怎么这么早,她说:“想着我今天要回学校,睡不着,四点多就起来,做一些东西给我拿上车上吃。”当时,我在桂林上学,不算远,但几经周折,也需要一天的时间。每次,她都会很早起床,为我准备独一无二的口粮。   

上高三那会,压力大。有次,她在炒菜,我打下手,跟她聊着聊着,控制不住,在她面前哭了出来。她等我发泄了一会,情绪稳定后,淡淡地说了几句类似:尽力就好的话语。并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,我起初以为她不怎么在意、关心我的学习。直到老爸去开家长会,跟老师提起这件事,我才知道,她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    村子里,有很多女孩子只读了初中,甚至小学毕业就进厂工作,只因是女孩子。她,并没有因我是女儿身,不给我上学。初中分班那会,学校叫我们回去征求父母的同意,是否愿意在重点班。我屁颠屁颠回去问了,当时是在山岭上做工。她开心地说:“同意,怎么不同意,只要你读得下去。”

印象最深的,是高考结束之后,她和父亲说的一句话:“我们要求不高,不需要你回报什么的,只需要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能够养活你自己就可以了。”这,是她和父亲最大的心愿。为了供我这个小女儿读书,她和父亲的艰辛不是用一两句话、一两篇文章能够说得清、道得明的。

尽管,一直以来我的成绩都是中等,各方面既不突出,也不优秀。但我是幸运的,大学顺利毕业,顺利就业,虽然工资不高,但养得活自己。许多年后,我忍不住好奇地问她: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你不是去仙婆那里,问了我们几兄妹的情况吗?我的情况是怎样的?

她极少去问这些东西,似乎只有那么一两次。她淡淡地笑着说:“人家说,有机会的话,你以后会读到中专。”嘿嘿,好歹,现在也毕业几年,工作几年了。又有一次,她说仙婆推测我的情况是“工资不高,以后会和一个年龄比你大或者小的人结婚……”那,工资不高是定了,至于说另一半的情况……   

​不只是学生时代,特别依赖她。现在,生活上、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,也总会打电话跟她唠嗑唠嗑,她的话,对于我来说,仿佛是一颗定心丸。不只我,哥哥姐姐们也是同样地依赖她,大事小事都喜欢跟她商量。

那些年,我爱过的人,爱过我的人,将会延续下去的,除了父亲,只有她。



 那些年我爱过的人很多,但从出生到现在,从现在到以后,只有两个。

 

一    

她,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末,一个住在山顶上的农民家庭。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没读过几年书,却通情达理,深明大义。    

小时候,我长得比同龄人弱小。出生时,体重不达标,后期营养跟不上。每当她带我出去,村里好事的妇人就会语重心长地劝说,类似“这个小孩怎么小个,怎么养得活,还不如不要,又是个女孩”这样的话语。她每次听别人这样说,都害怕我养不活,偷偷抹泪。我没有记忆,倒是省去了我的烦恼;于她,内心不知纠结、忧虑了多少年。    

我体弱瘦小,她骑自行车,我坐后面,去隔壁镇的诊所看医生。开的是什么药,我大体已忘。只是,到了每餐吃药时,不愿意吃,她便连哄带骗、想着法子让我吃。要么是拿糖来哄,或者是把药丸捏成若干个小药丸,放在饭桌上,让我一点一点地拿着吃。药丸的体积小了,反倒觉得不苦,有那么一段时间,这种方法屡试不爽。

听说钙片对长身体有一定的作用,她陆陆续续买来许多包钙片,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比较奢侈。上学前那段时间,我每天都像吃糖那样吃两片钙片,这是我哥哥姐姐们没有的待遇。哪怕恶补了一段时间,貌似效果不大,现在还是很小个。

大概因为我长得小个,或者是家里的老幺,哥哥姐姐们要做很多的农活;而我,比较幸运,相对来说,做得较少。每次姐姐们觉得不公平,不满抱怨时,她总会说:“谁叫她长得小个?”特别上初三后,干不干农活由我来决定。原来个子长得小,也是极好的。 

上小学时,她每天早起,煮好早餐后,就叫我们起床,督促我们吃早餐、去学校。这个习惯并不因我上了大学,而有丝毫的改变。每次回校的那天早上,我迷迷糊糊听到厨房传来煎糍粑、水流、烧火等各种声音。

这时,窗户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,才五点多。眯着眼摸下楼,发现她在给做各种好吃的,糍粑、鸡蛋、粥……我问她怎么这么早,她说:“想着我今天要回学校,睡不着,四点多就起来,做一些东西给我拿上车上吃。”当时,我在桂林上学,不算远,但几经周折,也需要一天的时间。每次,她都会很早起床,为我准备独一无二的口粮。    

上高三那会,压力大。有次,她在炒菜,我打下手,跟她聊着聊着,控制不住,在她面前哭了出来。她等我发泄了一会,情绪稳定后,淡淡地说了几句类似:尽力就好的话语。并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,我起初以为她不怎么在意、关心我的学习。直到老爸去开家长会,跟老师提起这件事,我才知道,她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    村子里,有很多女孩子只读了初中,甚至小学毕业就进厂工作,只因是女孩子。她,并没有因我是女儿身,不给我上学。初中分班那会,学校叫我们回去征求父母的同意,是否愿意在重点班。我屁颠屁颠回去问了,当时是在山岭上做工。她开心地说:“同意,怎么不同意,只要你读得下去。”

印象最深的,是高考结束之后,她和父亲说的一句话:“我们要求不高,不需要你回报什么的,只需要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能够养活你自己就可以了。”这,是她和父亲最大的心愿。为了供我这个小女儿读书,她和父亲的艰辛不是用一两句话、一两篇文章能够说得清、道得明的。

尽管,一直以来我的成绩都是中等,各方面既不突出,也不优秀。但我是幸运的,大学顺利毕业,顺利就业,虽然工资不高,但养得活自己。许多年后,我忍不住好奇地问她: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你不是去仙婆那里,问了我们几兄妹的情况吗?我的情况是怎样的?

她极少去问这些东西,似乎只有那么一两次。她淡淡地笑着说:“人家说,有机会的话,你以后会读到中专。”嘿嘿,好歹,现在也毕业几年,工作几年了。又有一次,她说仙婆推测我的情况是“工资不高,以后会和一个年龄比你大或者小的人结婚……”那,工资不高是定了,至于说另一半的情况……    

​不只是学生时代,特别依赖她。现在,生活上、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,也总会打电话跟她唠嗑唠嗑,她的话,对于我来说,仿佛是一颗定心丸。不只我,哥哥姐姐们也是同样地依赖她,大事小事都喜欢跟她商量。

那些年,我爱过的人,爱过我的人,将会延续下去的,除了父亲,只有她。


 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