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到失禁高H,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

全文阅读 33 0

 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,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喜欢的那个人。

就像彼此站在下雨的屋檐,你不能上前说一句“一起走吧”,因为你连伞都没有。


1.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月月忽然来找我,对我说,你睡会吧。

我说天气这么好,你丫不请我出去玩就罢了,特么让我三点多睡觉是几个意思?我晚上还睡不睡了?

月月诚恳的说,赶紧睡会儿,晚上就别睡了。

我有点懵逼,晚上别睡了?这是怎么个理解?

月月说,晚上陪我去看电影吧,今晚魔兽首映。

我这个人心地善良,确认了是他请之后,感叹了一句粉丝真疯狂,爽快地关了电脑上床睡觉。

后来我才知道,他不是魔兽的粉丝,他去看那场电影是为了一个人。

 

第二天凌晨的首映,我拿着票打着哈欠看着票上的位置,嘴角一抽,丫的你这买的什么破座位,你特么是来看电影的么?

月月依然很诚恳的说,不是呀。

我有点凌乱,那你特么大晚上不睡觉拉我来这电影院干啥?

月月沉默了一会说,因为她今晚值午夜场的班。

我愕然,叹了口气,拍了拍他的肩膀,然后向检票处走去。

月月呆了一下,在后面喊我,哎,你干啥去?

特么老子去看看是谁!害的我大半夜不能睡觉在外面瞎逛!

 

梦瑶是我们的小师妹,也就是值夜班的那个姑娘。

我这人一向沉迷于学习,无法自拔,所以虽然是师妹,倒也是不认识。我看着检票处站着的两个姑娘有些恼火地挠了挠头,又回头把月月拎了过去……

进场的时候我看到月月伸出了在兜里揣了一晚上的手,手上是一颗心形的草莓,这么神奇的草莓一定万中无一,不知道月月扒拉的多少箱草莓才找出来的这一颗……

我忽然有些心疼隔壁宿舍强哥卖的草莓……

 

有些无聊的我没看完整场电影,虽然电影我也没太看明白,但主要是位置太差了,看了半个小时我脖子就酸了,只好揉着脖子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电影散场后迷迷糊糊地感觉是被月月拖走的……

出来之后猝不及防的冰冷空气让我来不及挣扎就醒了过来,有点发懵地问了一句这是哪了,兽人赢了还是人族赢了?哎呦卧槽,这是哪,睡一觉咋还穿越……,我揉了揉眼睛,看到了旁边的标志牌,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月月问,穿越到新世界百货了?

月月懵逼的看着我说,穿越个毛,这不就出来了么!

我发愣地看了看周围,问他,这就出来了?姑娘呢?

“姑娘回家了啊!”

“额,那咱们呢?”

“溜大街等宿舍开门呗!”

“那你今晚来干啥的?”

“看她一眼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溜大街,大半夜的溜你个溜溜球啊!


2.

月月大学之前有一段谈了七年的恋爱,大一的时候分手了。

分手那天月月请了假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去找那个女生,女生没有见他,从那之后月月一直没有再恋爱。

七年其实真的也不短了,人生一共有几个七年呢。

我问月月,你迟迟不再恋爱,是在等什么吗?

月月说没有吧,只是还没有找到喜欢的人。

那你现在找到喽?我问他。

月月点点头。

我说,那要怎么搞,去追?

月月说,她刚刚分手没多久,跟我一起的话,可能还会有些顾虑,而且一时也不想谈恋爱。

我有些好奇,分手是你搞的事情?

月月闷闷地摇了摇头,想了想,皱着眉说,我只是说了些事实,只是不想看她被骗。

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月月说,可能还有机会,也可能没有了。

我说,这话怎么讲?

月月拿出手机,给我看姑娘的微信朋友圈。

“薛定谔的猫?这是什么意思?一只猫?”,我有些搞不明白。

“额,薛定谔的猫其实是一个物理实验,是一个叫薛定谔的人做的一个实验,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,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。在一小时内,大约有50%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,剩下50%的概率是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,简单来说就是一直既生又死的猫,你不打开盒子永远不知道这只猫到底是生是死,用来描述事物的不确定的状态,除非外力迫使它做出选择。”

我点点头说,能不能解释的再白话一点?

大概就是,可能可以在一起,可能不能在一起,但是不试的话我永远不知道结果。月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,也不一定非要在一起,如果不行的话,就希望以后她能记得我吧。

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安慰捉襟见肘,唯有冷暖自知。


3.

我的手上经常缠着一圈橡皮筋,认识新的朋友时,我会给他们表演一个小魔术——把橡皮筋从我的手上变到对方手上,这其实是一个小套路,我本来是学来表演给女朋友的,套上去之后告诉她,只要心意相通之人才可以做到,所以我们真的天作之合啊!

这不是我的套路,这是月月准备的套路,可惜最后他也没有能完成这个套路,大概魔术变了好多遍,准备好的话,从来没能说出口。

 

那时梦瑶姑娘忙着学习还要忙着做兼职,忙得有一段时间脸上没有笑容,月月就在那时学了很多魔术,都是撩妹用的,但都被他用来哄梦瑶姑娘开心,纸牌、皮筋、还有硬币,那时的月月每天在手里攥着硬币盘着玩。

我说怎么还有人盘硬币?

月月说,盘一段时间之后,硬币在手里才有感觉,硬币的魔术基本都要用它。

看着硬币在他手里神出鬼没的样子,我心动了,跑下楼换了十个硬币放在身上。

第二天我丢了七个硬币……

后来我不再盘硬币,但是我还是习惯手里攒着一枚硬币,其实硬币也能给人一种安全感,因为至少你知道,即使在你无法选择时,你还可以把决定权交给老天,但也不是真正的交给老天,因为抛出硬币可能无法让你知道你想要什么,但至少,可以让你知道你不想要什么。

 

我学了好多魔术,都是跟着月月学的,月月学来是用来哄妹子开心的,所以我学的都是些撩妹的魔术,橡皮筋的魔术是我用的最熟练的一个,但我也没有完成这个套路,魔术很简单,学会之后我只失败过一次,恰巧就是变给女朋友看的那次。

所以可能我们真的不是心意相通之人吧,后来我们分手了。

那时我们想过以后买什么样的车,想过买多大的房子,想过要生几个宝宝,想过要去哪玩,可是那又怎么样,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。


4.

后来过了很久,我早出晚归周旋于毕设和培训之间,再没有月月的消息,直到有一天力哥问我,月月是不是有女朋友了?

我一愣,第一反应想到的竟然是薛定谔的猫。

再回宿舍已经找不着月月了,听其他人说这孙子陪媳妇去了,我在他床上躺着等到十点半宿舍都关门了他才回来。

“成了?”,我低声问他。

“不是那一个,是刘闫啊。”,已经熄灯了,黑暗里看不到月月的表情。

“……,厉害了,原来走在了一起,真的是走在了一起的意思啊!”,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低声感叹了一句,然后回去睡觉。

妈的,老子第二天还特么得去上课!

 

有的人走着走着就走散了,有的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一起了,那时在外面培训两人天天一起走回来,走了大概半年,就走在了一起。

真的是,走在了一起啊。我感叹。

 

后来的放假前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,俩人如胶似漆,一直黏在一起,我基本上再抓不到他落单的时候了。

我写,对你特别好的人,一定是积攒了太久的爱。

月月说,这不马上就要放假了,能多在一起一天就要好好珍惜啊!

好好好,你有对象你说什么都对……

 

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去尝试打开薛定谔的猫去看一下那个结果,我没有问,可能也已经不重要了。

我们总要学会给生活和感情翻篇,学会跟过去的日子道别,学会接受所有的离散和分道扬镳,学会对那些无能无力的事情淡然。

当你真的放下了过去,你才有可能重新开始。

如果换不掉注定的那些结局,不如,你给我,我也给你,一个表示理解的笑脸。

没能手牵手,不是不够努力,只是不够缘分。


5.

镜子里的人说假话 违心的样子你决定了吗

——薛之谦《刚刚好》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