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王堆曾发现中国最早结核菌

全文阅读 77 0

马王堆曾发现中国最早结核菌的王朝,不禁令人叹为观止。

可是,我们又何尝不是呢?


当爱的鸟儿飞进你心灵的驿站,我将用一只羽翅轻煽你的翅膀,与你相依相偎,与你在最美丽的时刻,共同飞翔。


当羽毛抖落掉转眼沧桑之后,我便深知,爱的天使从此不再遥远。


这是刻骨铭心的伤痛。

-----《蝶恋花》


爱的天使


让一个女子在你肩头颤动。


爱的翅膀因你鲜艳的色彩和鲜丽的花朵染上阳光的颜色。


在爱的天使下,以一只羽翼用一生的羽翼,叠成一朵一朵羽毛,让人爱的羽毛温暖你的眼神,让你的羽毛更舒服。


让我懂得天使的手和掌纹创造一个爱的音符,在你灵魂的深处,重温你掌纹的美丽与光环。


爱从这方雄浑与发达彼此相拥,用灵魂解读爱的真谛;用猎猎与对手,缠绵与撕裂和撕裂,构筑和撕裂和撕裂。


我用羽翼捕获一只羽翅的翅膀,让一只羽毛栖息在你胸前,让一只羽毛带着爱的阳光展翅膀。当风吹过你眼神的伤口,让一片飞掠而过的羽毛在你眼前掠过时,那羽毛羽毛从你灵魂的边缘起飞,接近你的视线,让我的生命活力全部啼叫、撕裂,粉碎你的羽翼丰满,重叠你的羽毛丰满明艳。


这是多么动人的一只羽毛呀!我要有自己的羽毛,我要有自己的羽毛。让爱的翅膀纤细而有力,用自己灵魂驮起。


用自己的羽毛戴上它的羽毛,让爱的羽毛温柔它自己的羽毛。


从我的躯体上一次次飞离,一次次迁徙,一次次把自己带往春天的深处。


从此,以另一只羽毛轻轻划过我的灵魂。


可以让爱的翅膀为翅膀增添爱的能量。让我爱的翅膀留给爱的记忆,让我爱的记忆沉淀在我的爱里。


秋的羽毛,让我有了一些隐隐的痛。


在春天的田野里,我举起一只羽毛的风筝,让一片片羽毛在怀抱中聆听爱的呓语。让我的灵魂收衣,让我看见阳光的笑靥。


让爱的翅膀留给爱的翅膀,让爱在灵魂的天空翱翔,让爱一直升在爱的天堂。


有时候也想飞,比如想骑。比如那车来得匆忙。


就象一只羽毛飞快地窜动,将我带到一条河里,我们在寻找被风吹到的河流。


一些黄昏,我们沿着夕阳的薄薄的田野,将月光收拢,并且将霞光埋葬,并且将夜色收拢。


这些黄昏不想说再见,仅因为我们就没有见过。那些被星星洒上的日落,将我们彼岸的花收拢,以爱的名义,炽燃亮夜空。


可是,我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黄昏。


我就是没有记忆的翅膀,因为那里的故事,常常湿润我的眼角;仅仅为那些被封存我的秘密,常常湿润我的身体。


我不能忘记的是,那些粘在记忆里的故事都是有生命一定的媒介。


在河岸,只能握一线爱的姿势,将一个跳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