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卡住了我的子宫_爸爸我要

全文阅读 4 0

春花端着洗漱的水盆,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,忽然间她想起 *** 说今天要回去沈府拿东西便询问” *** 今日可要回沈府?”

经此提醒,沈今惜这才想起”要回,早去早回。”

“那 *** 春花先帮你梳洗。”

“嗯”

春花替沈今惜梳头,从铜镜中看到她皱成一块的脸,好奇问道” *** 可是不喜欢柳公子?”

春花其实知道沈今惜与柳玄麟两人是清白的。

突然这幺一问,沈今惜愣住了,不知如何回覆是好,因为这个答案牵扯到太多事,一时无法下定论。

春花推测 *** 拒绝柳公子的原因可能是与沈如意曾经有口头上的婚约,为了避嫌 *** 也只能放弃,春花佩服着自己的聪慧,决定开导沈今惜。

“ *** ,我娘常常跟我说遇到喜欢的男人就要好好把握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。”

沈今惜无奈笑笑”可我这盘缠不够,如何进店?春花啊,很多事不是把握就能留下的。”

“可是 *** ,你没有试试看怎幺知道,搞不好老闆会给你赊帐啊,又或者突然捡到黄金。”

沈今惜垂眸,春花看不出她的表情,只知道 *** 听起来很失落”可我有什幺资本拿这残破不堪的身躯去换他的下半生?他值得更好的姑娘。”

“ *** ,你这就不对了,你还那幺年轻会有奇蹟的!”春花梳到一半双手插这腰,颇有姐姐教训妹妹的感觉,此时沈今惜才想起春花如今二十有二。

“总之, *** 别委屈自己,只要是 *** 的选择,春花都喜欢。”

大厅内,柳玄麟面色如常吃着早饭,一旁候着的季明夷表情凝重,常闻柳家公子终日玩物丧志,却不知他只是深藏不露。

沈今惜不想管餐桌上的柳玄麟,先填饱自己的肚子才是重点,寒蝉递了一杯醒酒茶” *** ,请。”

“谢谢”沈今惜有些诧异,寒蝉什幺时候对自己那幺上心了?

只见对面那人撑着头,像只老狐狸一般看着自己”不客气。”

茶已经喝下,也呕不出来,好气,柳玄麟怎幺看怎幺扎眼睛,轻哼一声撇开头不去理会他。

“怎幺?这就闹小脾气了,昨日貌似是你….”

沈今惜像是被踩到尾巴一般,杏眼怒瞋”你别胡说。”

柳玄麟自顾自倒了一杯茶,边叹息道”唉,昨日才说不闹的。”

沈今惜一噎”我不跟你这老狐狸辩论。”

又一阵沉默,沈今惜吃饱后看了一言季明夷”走了,回沈府。”

季明夷这才回过神”是主子,马车已经备好了。”

上了马车后,柳玄麟也坐了近来。

柳玄麟摇摇墨玉扇”劳烦了,我顺道去拜访沈老太太。”

沈今惜自知说不过他,这人黏上了便是甩不掉,眉头皱起来似是很嫌弃的望着柳玄麟。

柳玄麟回以微笑,沈今惜不知她这幅”拿他无可奈何”的样子柳玄麟特喜欢看,成亲以后也不怕无聊,没事多逗逗她。

沈今惜不知,不管她愿不愿意,柳玄麟已经将她放入自己的未来之中。

如同世人所说,柳家公子,玩物丧志胸无点墨,可怜柳国公这幺一个铁骨铮铮的英雄,柳府不幸,柳府不幸啊!

柳玄麟并非胸无点墨,只是无心朝野,比起权倾朝野,他更爱当个乡野莽夫,多年来自己被授以君子之道,抚以明君,在其位,司其职,像是个傀儡一般,从幼年开始,日覆一日,年覆一年,他早已厌倦这些东西。

世人皆称他温文儒雅,儒雅左不过是这些年君子之道的陶冶,早已根深柢固,如同身体的一部分一般无法割捨,他只是一个带着君子之道的傀儡罢了,其实他比谁都还薄凉。

但现今他有了一个理由进入这官场,屈屈一介庶女能医皇上,惹权臣,骂名媛,像一个迷一样的女子,柳玄麟能笃定将来她必定会弄出更大事,所以为了护她周全,他必需入了朝野。

———-题外话——-

抱歉最近中了《华农兄弟》的毒,就是那个成日找法子吃竹鼠的那个。

目前正在赶搞中,请耐心等待。

求珍珠(心虚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