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满杏林_阴阳师bg推文

全文阅读 15 0

「如果当初没有选择相遇,现在是不是会比较轻鬆呢?」我的心中仍满是疑问。

自从这个问题在脑海浮现后,我对于我们的距离一直感到不安。

正确来说,已经不是距离的问题了,而是我们的时间,早已相距甚远。

今天是圣诞节的前一天,也是我们交往一年的纪念日。我想在这天提分手,只为了我自私的想在你心中刻上一道伤痕,一道能永存你心的疤。

我收拾了拥有你的回忆,将所有秘密打包成饯别礼。此时此刻,只想让你知道我内心的千言万语,只想你能记住我,哪怕只是你记忆中的尘埃。

我穿上平常上班时穿的黑西装,在头上抹了髮蜡,梳成你喜欢的明星的髮型。我试着让自己庄重一些,还抹了古龙水在手腕和颈上。这古龙水的香气有些特别,不像平常闻到的那样老气,给人一种由娇柔转成奔放的感觉。在瓶身的背面,贴着一张便条纸,上头写着「我还记得」。我不懂这句话的涵义,当时送礼的对谈已经忘了,只知道送礼的人是一位酒友、谈心者。

打开家门,我戴上耳机,陌生地操作使用介面,手上的随身听是十多年前的款式。

「如果在20年后,我找到了你,你还愿意接受我吗?」自己的声音这幺问着,这是昨晚预录好的告白,一些当面难以脱口而出的话。

在脑中,我预见你拒绝我的三千句台词。不管是现在还是二十年后的你,都让我畏惧地想回到房间的角落,但理智仍驱使着脚步前进,面对早已思考千万次的烦恼,我的确没有其它路可走了。

接近傍晚六点,街上满是赶着回家的人,看着他们的表情,大多是愉悦的,是那种迫切见到家人的兴奋,而我心中则是充斥着逃避。

我果然还是太喜欢你了。

不,是太爱你。

突如其来的红灯一下就戳破了内心,连红绿灯都深知我是如此的可悲。

「我爱你。」原来我从未开口说过,一句看似轻易却令人胆怯的话。每当世界宁静的只剩我们的呼吸声时,我都想望着你的眼眸,轻声地说出这三个字,但每次都卡在喉咙上,吐也吐不出来。

茜色的天空,在城市的缝隙中闪耀着,想像着你站在我身旁,望向夕阳的侧颜。

红灯暗下,我和两旁的行人一同踩进斑马线上,儘管绿灯仍未亮起,看来所有人都被急迫沖昏了头。霎时,左方传来一阵巨响,正当我转过头时,一辆疾驶而来的车已经距离我不到三公分了。

不知在黑暗中过了多久,一道刺眼的白光袭来,我再度睁开眼,坐在公园枫树下的长椅上,是经常与那位酒友谈心的地方。

在这里,宁静的只剩下风刮过枫树的飒飒声,似乎这个世界只剩我一人。半边的蓝天被白云遮蔽着,五分钟前,还身处夜晚的我确信着这里与刚才的世界不同。

我努力回想起一些破碎的画面,只记得红灯、赶着回家的行人与一辆直面而来的货车,难道我已经死了吗?那些想说的话,那些必须抵达的秘密,连开口的机会都消失了吗?

正当我苦恼的时候,突然响起邻近公园的高中的钟声,曾经身为那所学校的老师,我能肯定这是放学钟声,所以现在是下午四点零五分。不久,放学的吵杂声就渐渐地传入耳边,也能从公园的出入口见到学生三两成群的路过,但我脑中依旧充满疑惑。

我从口袋掏出手机,点开萤幕。

「十月九日。」我喃喃自语,接着不由自主的起身,我不明白这是怎幺一回事,彷彿是有人在操控着身体,自己则透过双眼看着。我尝试着用意识使自己坐下,但身体却不听使唤,自顾自的往前走,然后与一名女子擦肩而过。

「愿意陪我聊聊吗?」女子说道。

我转过头,因为我的意识也想这幺做,所以分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在操控着身体。但这个疑问没存在多久就被解开了,我拼命地想正视这名女子的容貌,但头就是不肯抬起,似乎在躲避着女子的视线。

「连续三天经过公园,我都看你失魂落魄地坐在这里。」我的视线还没转向女子的脸,她又开口说道。「发生什幺事了吗?」

「没事,有点不顺而已。」我说道。

说完话的瞬间,一股强烈的既视感涌进思考迴路中,模糊的回忆只差破碎的那一片,我确信自己曾经历过这段相遇,但就是怎幺也完整不了它的全貌,可能是被货车撞了一下,全打散了。

「孤单只是一时的。」女子转过头说。

我的视线终于搭上她的双眼,深褐色的眼眸、一单一双的眼皮与左眼的泪痣,正是那位送我古龙水的酒友。

「虽然这幺说很不好意思。」酒友说道:「你长得真像我的初恋情人。」

十月九日、连续三天坐在公园、遇见这位时常谈天说笑的朋友,种种线索让我想起了那天。

「是吗?」我的嗓音低沉,听起来像重感冒的病人。

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抑郁的时候,是我一辈子都想忘记的惨痛回忆。当时我用了存款的一半买了一枚钻戒,就在九月十四号的情人节向交往三年的女朋友求婚,但她总用一些奇怪的理由──像是不想这幺快安定下来,还想多玩一阵子──打发这个话题,结果才发现原来是被劈腿了。

之后的一个月,我每天都如同行尸走肉,没心情面对各个情窦初开的学生,没多久就被学校辞退。为了怕家人知道我丢了工作,我每天都穿着西装出门,在外头虚耗人生,最后都固定在四点左右到公园游蕩,因为从那里走回家更符合平常到家的时间。

「那时候,就真的和那些学生一模一样呢。」酒友的目光,转向公园成对谈情说爱的学生,嘴角微微上扬地说。

酒友现在和即将说的话,我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「他们看似与我们遥不可及。」酒友继续说道:「但其实我们经历过的青春,也未必输给他们吧?」

「那些时光,最后都只是无聊的回忆罢了。」我低下头,叹了口气。

如果是现在的我,回答就不会是这幺消极负面了。被困在回忆片段,我也无法做出任何改变,我应该是真的死了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「人生跑马灯」吧。虽然很不甘心,我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,但理性不断告诉我这不争的事实。

「你觉得青春很无趣吗?」酒友问道。

我的青春的确没发生甚幺印象深刻的事,就只是不断地埋头苦读,然后考上大学,不知不觉就成为了老师。

「就算过了二十年,我依旧忘不了为了那男人的轰轰烈烈。」酒友说:「儘管我最后被甩了。」

就是这幺一段话,让当时破碎的心再次燃起了火苗。

「你心中难道没有一个无法不去思念的人吗?」酒友非常想鼓舞失落的我。

「没有。」我说。

「就算没有也没关係。」酒友将一颗草莓软糖交给我。「现在开始寻找也还来得及啊!」

「你敢保证未来的五天、五个月和五年,都不会出现这样的人吗?」酒友说。

「就算出现了又怎幺样?」我不屑地回应。

「等到那人出现,你连为了他流的每滴泪,都会充满着喜悦。」酒友的语气平缓温柔,丝毫不受我的负面情绪影响。

「如果爱情都必须开花结果,那莎士比亚的作品也不再动人了。」酒友稍稍抬起头,望着头顶的枫树。

「为了一个人留下一道美丽的伤疤,不觉得很浪漫吗?」酒友点起一支菸。「所有爱情都只在乎过程而已,曾有人关心过结局吗?」

「你……」我说:「和那个他,最后怎幺样了?」

「你有认真在听吗?」酒友笑着说,烟也从她嘴里缓缓飘出。

「就这样跟你说吧!爱上他后,我的心再也没其他人的位置了。」

「对不起。」我显得有些迟钝。

「没关係,没关係。」酒友回应。

再次思考这段话,我和前女友还真的没有任何一起欢笑的记忆,就算我时常送些昂贵的礼物,她也是说声谢谢而已,也难怪最后会被甩,我根本不懂女人在想些什幺。

「但所有人真的只在乎过程吗?」我在心中自问着,或许只有我这恋爱白癡才觉得结婚生子才是爱情真正的目的吧。

「就算知道最后是场空」酒友说道。「我还是愿意再爱一次。」

「是吗?」当时的我对此还是抱持着疑惑的态度。

「时间,终将使注定的人相遇。」酒友突然语气坚定,指着我说:「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一样。」

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,完全不懂她想表达的含意。

「十分钟前的你,会想过和一位路人在这谈天吗?」酒友问道。

「当然没想过。」我说。

「但不曾相识的我们,现在不就成了可以谈心的朋友了吗?」酒友留下一抹浅浅的微笑,準备离去。

酒友起身时,一阵微风拂过,从她身上散出的香气,是她送我的那款古龙水。

突然,我感到晕眩,视线逐渐模糊,又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  • 的视线。 「连续三天经过公园,我都看你失魂落魄地坐在这里。」我的视线还没转向女子的脸,她又开口说道。「发生什幺事了吗?」 「没事,有点不顺而已。」我说道。 说完话的瞬间,一股强烈的既视感涌进思考迴路中,模糊的回忆只差破碎的那一片,我确信

    2021年04月02日 00:17
  • 我还是愿意再爱一次。」 「是吗?」当时的我对此还是抱持着疑惑的态度。 「时间,终将使注定的人相遇。」酒友突然语气坚定,指着我说:「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一样。」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,完全不懂她想表达的含意。 「十分

    2021年04月02日 00:17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