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满好深好撑好涨h_不要好痛好涨好深出去h

全文阅读 19 0

番外:魏伯倩篇(20)这样就能恨他了吧(H)

  伯蒨一直以爲像她这样漂亮又聪明的女孩,在遇到爱情时,肯定也是游刃有余的的。

  她喜欢的男人,一定也会马上就喜欢她的。

  可事实却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她甚至怀疑唐煜书讨厌她,就像那个校工,平常打招呼时都有说有笑的,好像大家交情不错的样子,刚才却差点杀了她。

  可是她已经无法回头了。

  打从去年的校花校草比赛,唐老师把她一个人放在台上,坚持不上去领奖,让她记在心底,不断的搜寻他的数据,想找出攻略他的方法之后,她的心就遗落在他身上,拿不回来了。

  是她太自以爲是,以爲唐煜书没有交过女朋友,二十五岁了还是个处,听到比较露骨的话题就会脸红,必定是个纯情的男人,只要大胆的诱引他,就会手到擒来,结果却是她输得彻底。

  她赔了心给他,可他的心却在别人身上。

  她不知道怎麽办。

  她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喜爱之情。

  就算知道他有女朋友了也没办法收回。

  她的心好痛,痛得快要死掉了,却还是没有办法讨厌他。

  像他这样有女朋友却还碰她的男生真的很坏啊,如果她的身体被他侵犯的话,那她肯定会恨他的吧。

  只要恨他,就不会继续爱他了。

  伯蒨双手在他颈后交叉,舌头强硬的伸入他的嘴里,缠上他的,身子紧贴,压得用力,恨不得自己是一块烙铁,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独属自己的印痕。

  少女的甜美馨香猛地窜入鼻尖,唐煜书理智上虽排斥,身体却是不断的受到吸引,次次做出出格的举动,心头越是抗拒,越受不住吸引,在一种类似恼羞成怒的心理状态下,屡屡出口侮辱,就是希望她住手,可她却是越战越勇,不肯退缩。

  既然逼她 *** 还不肯罢休,那就照她的意思,把她弄坏吧,而且还要让她坏得彻底,看她还敢不敢这样恣意妄爲,以爲大人都会疼惜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让她更是不知检点了。

  唐煜书霍地将人抬起放上办公桌,手伸进裙子里头,直接把 *** 给拉下来。

  回家第一件事一定是先洗澡的唐煜书身上穿着的是运动服,他拉下鬆紧裤头,硕大的 *** 弹跳出来,晃动着活力。

  他卷起裙子,看准了 *** 的位置,将粉臀往前推, *** 抵上娇嫩的花 *** 。

   *** 稍稍进入, *** 就感受到庞大的压力,下意识蠕动,想把异物推挤出去,却是让唐煜书感受到被碾磨的 *** 。

  但他以爲,是她的身体淫蕩,才会男人刚进入就起反应了。

  他这是要直接来吗?

  伯蒨吃惊。

  什麽前戏都没做就直接来,不是会很痛吗……

  小手抵上宽肩想把人推开却已经晚了,窄臀一个凶猛的前挺,巨大的肉刃瞬间凿开紧致,冲破了处子薄膜,顶入了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」伯蒨疼得脸色苍白,凄厉的尖叫。「好痛!」

  没有足够 *** 的润滑,唐煜书也觉得有些疼,但尚可忍受,尤其这 *** 好紧好紧,让初尝性事的男人瞬间头有些发昏,不顾一切的持续往 *** 冲撞,伯蒨的痛喊对他来说不过是矫情的假装。

  这女孩目前没有男朋友,但也不过是「现在」,也许明天就蹦出来一个甚至好几个了。

  他在心底不断的侮辱她的品格,将她设想得淫蕩 *** ,这样他的暴行就更爲师出有名,毫无半丝歉意。

  伯蒨的手痛得死命掐着他的手臂,但他毫无感觉。

  他不知道 *** 竟是这麽爽快,尤其 *** 在接续不断地捣弄下, *** 开始分泌,进出越来越顺畅,他就更难以控制身体对于欢愉的索求,越插越是凶猛,没一会就在 *** 内先射了一波。

  伯蒨完全没感觉到他已经 *** 了,因爲实在太疼了,尤其他在破处之后,完全没有任何缓下的势子,甚至插得越来越快,她已经痛到都叫不出来了。

  尝了一次甜头, *** 仍兴致勃勃,完全没有任何頽软的意思,依然硬挺在颤动的 *** 内。

  唐煜书飞快地动手把她身上的衣服全数扒光,大手揉上贫瘠的胸乳,狎玩因爲身体紧张而硬挺的 *** 。

  「都没碰就这麽硬了。」唐煜书冷哼一声。

  伯蒨泪眼汪汪、难以置信的看着眼神带着蔑视的男人。

  他怎麽可以一边肏着她,却还能这麽无情的鄙夷她呢?

  唐煜书漠视她的眼泪,与眼中的凄楚,低头叼住一边 *** ,咬进嘴里吸吮, *** 百般留恋地在 *** 持续 *** 。

  有了第一次射出的浓精润泽,他接下来的律动顺畅无比。

  伯蒨已经疼到 *** 都麻了,可隐隐约约的,又有一种难言的快意浮上来,她轻轻哼着,十指依然把他的衣服扭成一团,几乎要勒住他的颈。

  好不容易,她觉得疼痛已经开始退去,逐渐觉得舒服了,怀中的男人却突然急促的 *** 了数下,一道灼热射进花径深处,烫得她一阵哆嗦,接着,他就离开了。

  他推开她,拉起裤头,顿时,衣着便整齐了,相较于她的赤身裸体,她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羞惭。

  唐煜书呼喘了几口气,冷淡地丢下一句,「把衣服穿好,我送你回家。」

  话说完人就往外走去,伯蒨错愕的呆愣当场,更深刻的感觉到,她的孤注一掷,她想让自己恨他的举动,却只是带来更无情的羞辱。

  她的尊严已经完全被击垮了。

  唐煜书走到走廊最后端的厠所,直接进入最后面的厠间,关上门,坐在马桶上,双手掩面。

  他刚做了什麽?

  他怎麽会这麽失控呢?

  爲什麽他的冷静自持到她面前都成了笑话呢?

  马的,魏伯蒨,你真是好大的能耐。

  他站起身双手插腰,试图深呼吸平缓情绪,可是厠所内的臭味让他无法静下心来,只好走去外头洗脸,冷静冷静。

  在脸上泼了数次冷水,领口都湿了,情绪才稍微平稳些。

  他走到小便斗拉下裤头準备上厠所,已经半软的 *** 上头沾着欢爱过的痕迹,在一片白浊之中,有道不应该出现的顔色,凛了他的胸口。

  不是吧……

  他拉回裤子,冲回保健室。

  保健室内已经看不到伯蒨的踪影了,但是办公桌跟床上亦都出现那刺目的顔色。

  「魏伯蒨。」他大喊,急切的搜寻。

  空蕩蕩的长廊、教室均无人回应。

  那被他以粗暴的方式夺走处子之身的女孩,已经走了。

  带着满身狼藉,与破碎的心,走了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  • 物推挤出去,却是让唐煜书感受到被碾磨的快感。   但他以爲,是她的身体淫蕩,才会男人刚进入就起反应了。   他这是要直接来吗?   伯蒨吃惊。   什麽前戏都没做就直接来,不是会很痛吗……   小手抵上宽肩想把人推开却已经晚了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45
  • 呢?   爲什麽他的冷静自持到她面前都成了笑话呢?   马的,魏伯蒨,你真是好大的能耐。   他站起身双手插腰,试图深呼吸平缓情绪,可是厠所内的臭味让他无法静下心来,只好走去外头洗脸,冷静冷静。   在脸上泼了数次冷水,领口都湿了,情绪才稍微平稳些。   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45
  • ,肉棒百般留恋地在小穴持续抽插。   有了第一次射出的浓精润泽,他接下来的律动顺畅无比。   伯蒨已经疼到小穴都麻了,可隐隐约约的,又有一种难言的快意浮上来,她轻轻哼着,十指依然把他的衣服扭成一团,几乎要勒住他的颈。   好不容易,她觉得疼痛已经开始退去,逐渐觉得舒服了,怀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45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