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h健身_好大好爽好要

全文阅读 14 0

「你们真的觉得现在这样好吗!」风柱不满地指责着躺在地上休息的蛇柱、水柱和霞柱,还有不停地在做着伏地挺身的岩柱和音柱。

「有什幺不好的?」蛇柱敷衍地晃了晃手,继续和其他柱一起躺在地上休息。「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很满意哦。」

「我也很喜欢⋯⋯」霞柱躺在的地方,是可以看得到天空的一块宝地。

「施主,无所事事也就代表着外面很和平。」岩柱安抚着因为没有任务委託,而感到无聊的风柱。

「可恶!」风柱无可奈何地跺了跺地,让六柱也感同身受。

其实我们都觉得很无聊啊。不过没有任务要我们去做,不是更好吗?

「既然你觉得无聊的话,我们来陪你玩吧。」音柱贼贼地笑着,和炎柱一起搭着风柱的肩膀。

「来吧!陪你玩!」炎柱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柱,已经分不清楚那一团生物才是镝丸了。

「我无所谓唷。」霞柱看着满脸通红的风柱,明白了风柱心裏其实还是想要大家陪他找点事做的。

「啧,怎幺这幺烦啊。」蛇柱坐了起身,看着本来就和自己关係不错的风柱,皱了皱眉。

「那就这幺说定了,今天就为不死川施主找到好玩的东西吧。」岩柱看着口是心非的众人,点了点头。「慵懒组的你们还真的是个典型的傲娇呢。」

「闭嘴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炎柱的场合-

「如果是说我平日的兴趣的话,我喜欢做运动!」炎柱向众人点了点头,来到了室外。「来吧!我们来跑圈吧!」

「这算是哪门子的兴趣啊。」音柱搔了搔头,看向了风柱。只不过要是他们不跟随炎柱的话去做的话,也搞不清楚风柱到底能够有什幺兴趣来为他消磨时间了。

「加油吧,各位!」炎柱开朗地成为了一行人的领跑,却得不到任何人的附和。

「这到底和平日的训练有什幺两样啊。」「不死川,你感觉怎幺样?」「什幺怎幺样?这能算是兴趣吗?」「果然是不行呢。」

-霞柱的场合-

一行人跑到了蝴蝶屋外,终于愿意停了下来。

「我的兴趣⋯⋯是和蝴蝶屋的各位一起赏蝶和摺纸。」霞柱向坐在院子旁的香奈乎挥了挥手后,香奈乎便从身后搬出一大叠的色纸,开始折起了纸。「来吧各位,请坐下。」

「好的!我要努力学习!」炎柱拿起了一张红色的色纸,用力地对折后,纸就裂成了一半。「怎幺会这样呢!再来一次!」

「果然是不够华丽啊!」音柱拿起了一张画满了樱花图案的色纸,也努力地对折着纸,却不小心让色纸变成了一团废纸。

「你们这些渣滓,真的是废物呢。」蛇柱拿起了一张黑色的摺纸,不知道对折了几次以后,竟然变成了一条长型的废纸。

「有这幺难吗。」霞柱看着柱们苦恼的样子后,又轻鬆地折好了一只纸鹤。「你们的脑袋都是充满着肌肉啊。」

「就是说,你们怎幺什幺都不会呢。」水柱连对折都做不好,直接把一张蓝色的色纸递给了风柱。

「富冈施主,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家才不喜欢你的哦。」岩柱摺出了一朵美丽的莲花后,得到了众柱的讚叹。

「不死川先生,你觉得怎幺样?」霞柱看着用力对摺着色纸的风柱,觉得他是个没有耐心的人。

「啊啊、烦死了!」风柱不停地把黏在他身上的蝴蝶赶走,又把手里的色纸弄得皱巴巴的。「我不摺了!」

-蛇柱的场合-

「其实我的兴趣也是很普通。」蛇柱走到了自己的道馆,拿出了一箱装满毛笔和俳句用的卡纸。「要不是带着你们这群怪咖,我早就跑到树上去了。」

「还真是谢谢你的体谅呢!」炎柱热情地抱着了蛇柱,让镝丸感到害羞而蛇柱感到惊讶。

「好了、放手。」蛇柱撇开了头,没有再理会热情的炎柱。「就是这样。」

「等等、这个场合也很不合适吧!」音柱忍不住吐槽着蛇柱所选的地点,竟然是蛇柱自己练习用的道馆。

「有什幺不合适的吗?」蛇柱看了看周围,不明白众人的意思。

「为什幺有人挂在这边?」水柱戳了戳其中一个被挂在墙上的人的脸颊,淡定地问着蛇柱。

「因为他们让我不爽。」蛇柱皱了皱眉,瞪着在一旁挣扎的善逸。「给我安分点。」

「救命啊!各位先生!救命!我只是不小心踩到了路边的蛇而已!伊黑先生就把我挂在这里了!」善逸的大嗓子让众人不禁摀起了耳朵。

「我妻施主,你今天也很有精神呢。」岩柱看着倒挂在一旁的善逸,温柔地问候着他。「还有炭治郎施主。」

「各位午安。请问伊黑先生,你可以放过我了吗?」炭治郎勉强一笑,看着众位丝毫没有打算救自己下来的先生。「我也只是坐在了甘露寺 *** 的旁边罢了⋯⋯」

「不死川,你觉得怎幺样?」水柱在观看『镝丸餵食秀』的同时,也问了问不耐烦至极的风柱。

「没有兴趣、我对这种文艺的什幺诗词创作统统没有兴趣!」风柱看着挂在一旁的鬼杀队队员,反而对他们感到兴趣。「比起这个,伊黑你很不赖嘛!」

「我就说你一定会喜欢。」伊黑指着天花板的其中一个鬼杀队队员。「这家伙在和我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反应太慢了。」

「做得好!那左边那个呢?」风柱最讨厌笨手笨脚的年轻人了,简直和冷血的蛇柱一拍即合。「那家伙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。」

「⋯⋯恶鬼灭杀。」霞柱看着邪恶的蛇柱和风柱,认为他们和恶鬼没有两样。

「搞什幺嘛,这种兴趣比起摺纸和跑步,明显来得奇怪啊。」音柱看着四方八面挂着的那些可怜的队员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以后的每个休息日,风柱都可以跟蛇柱一起来道馆这边欣赏『行为艺术』了,可喜可贺、可喜可贺。

「⋯⋯等等!伊黑先生!先把我放下来吧!我还和弥豆子约好了要见面的!」

「「闭嘴,渣滓。」」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  • 」善逸的大嗓子让众人不禁摀起了耳朵。 「我妻施主,你今天也很有精神呢。」岩柱看着倒挂在一旁的善逸,温柔地问候着他。「还有炭治郎施主。」 「各位午安。请问伊黑先生,你可以放过我了吗?」炭治郎勉强一笑,看着众位丝毫没有打算救自己下来的先生。「我也只是坐在了甘露寺小姐的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22
  • ,你觉得怎幺样?」霞柱看着用力对摺着色纸的风柱,觉得他是个没有耐心的人。 「啊啊、烦死了!」风柱不停地把黏在他身上的蝴蝶赶走,又把手里的色纸弄得皱巴巴的。「我不摺了!」 -蛇柱的场合- 「其实我的兴趣也是很普通。」蛇柱走到了自己的道馆,拿出了一箱装满毛笔和俳句用的卡纸。「要不是带着你们这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22
  • 最讨厌笨手笨脚的年轻人了,简直和冷血的蛇柱一拍即合。「那家伙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。」 「⋯⋯恶鬼灭杀。」霞柱看着邪恶的蛇柱和风柱,认为他们和恶鬼没有两样。 「搞什幺嘛,这种兴趣比起摺纸和跑步,明显来得奇怪啊。」音柱看着四方八面挂着的那些可怜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22
  • 」水柱戳了戳其中一个被挂在墙上的人的脸颊,淡定地问着蛇柱。 「因为他们让我不爽。」蛇柱皱了皱眉,瞪着在一旁挣扎的善逸。「给我安分点。」 「救命啊!各位先生!救命!我只是不小心踩到了路边的蛇而已!伊黑先生就把我挂在这里了!」善逸的大嗓子让众人不禁摀起了耳朵。 「我妻施主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22
  • 岩柱摺出了一朵美丽的莲花后,得到了众柱的讚叹。 「不死川先生,你觉得怎幺样?」霞柱看着用力对摺着色纸的风柱,觉得他是个没有耐心的人。 「啊啊、烦死了!」风柱不停地把黏在他身上的蝴蝶赶走,又把手里的色纸弄得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2:22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