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涨好酸 出去h_太深了h好酸

全文阅读 2 0

「比赛⋯⋯开始!」

话语落下的同时,墨禹闪身晃到赖玮呈身后,直接就是一枪。

赖玮呈抽出两张暗蓝色的特殊符纸,往子弹一甩。

黑蓝色的电光横霹展开,电毁水做的子弹。

「苳鸣说有好好教你看来不是假的。」墨禹满意的点点头。

「这倒是。」赖玮呈并不否认。「只是我似乎还没学好,速度不够。」

他往左闪,躲过凛夏的攻击。

凛夏又是挥了几下长枪,把赖玮呈逼到某个地方便往后跳开。

正当赖玮呈有些疑惑时,手上转成纸扇的符纸突然燃烧起来,他反射性的放手。

所有符纸很快就被火焰吞噬。

赖玮呈突然明白刚刚是怎幺回事了。

刚才凛夏先吸引他的注意力,接着墨禹看準时机开枪。

中间没有任何讨论。

赖玮呈不禁对两人的默契感到佩服。

「闪边!」凛夏从他身旁擦过,尔后传来兵器擦撞声。

「靠!」

长枪柄接下怪力加持的刀刃,凛夏立刻感到手腕一阵剧痛,立刻向后跳开。

「嘿嘿,这次换打凛夏学姊。」

凛夏遇到的是持着双刀的滕夏竹。

凛夏神色一凛,猛力往上一跳,从上方越过怪力学弟。

滕夏竹左手的刀刃换个位置,使力往凛夏射去。

「 *** 。」凛夏闪身,让后面的墨禹开枪打歪刀。

铁色刀子插到地上。

「果然是脑残,还很冲动,跟我妹真像。」

墨禹走到滕夏竹的面前,给予评论。

「欸?」滕夏竹一时半晌反应不过来。「欸欸欸欸——」

「退出去吧。」墨禹拍拍他的肩。「刀子落地了。」

「⋯⋯」

滕夏竹只好落寞的退出战场,走到白陵兰旁边。

「已经轮到我了吗?」

锺离音看着冲来的学姊,拉起长剑。

「妳还蛮有自觉的。」凛夏提起长枪往前突刺。

锺离音往左闪,成功躲掉。

长剑在空中一挥,具杀伤力的风压往凛夏扫去。

凛夏闪过一道,又见数道风刃朝她袭来。

「⋯⋯风系的幻武兵器?」感觉并不是幻武兵器,所以凛夏有点迟疑的开口。

「并非如此。」锺离音在对方躲闪开的同时又挥出风压。「此为我在剑上覆盖之能力。」

凛夏挑挑眉,但还是决定先让墨禹对付她。

往后一翻,凛夏看到墨禹已经抬手开枪。

水做的子弹快、狠、準的扫过锺离音的手腕,使她吃痛放开剑。

就在剑身即将落地之际,整把剑突然往上回到锺离音的手上,重新被握住。

墨禹有些讶异,这次抬起左手发出火系子弹。

锺离音看着那颗火焰构成的子弹越过自己,接着爆炸。

锺离音虽然躲得快,但视线还是被烟雾遮蔽一大半。

「这样妳就玩完了吧!」

烟雾中,冰蓝色绿图纹的长枪迅雷不及掩耳的直直命中她持剑的手腕。

放手的那瞬间,一只手突然窜出,抓住剑柄就是往下压。

那是凛夏的手。

看着落地的剑,锺离音耸耸肩,拆掉头髮加上把剑收走。

凛夏觉得,这个人肯定还有什幺秘密没说,不只养父亲是汉锺离这麽简单。

「都被打败了啊。」

坐在地上观战的嘉尔看着走来的人类学长,终于站起身。

「凛在解决锺离音,应该结束了。」墨禹抬起右手的枪。「对于传说中的白色鬼影、罗耶伊亚的天才,我应该不需要放水。」

「别提白色鬼影,那已经是过去式。」嘉尔甩了下长鞭。

「你和你搭档都是很多秘密的人。」墨禹对着嘉尔的手腕开了一枪,不过马上就被躲掉。「不过不说没关係,每个人多少都有无法开口的秘密。」

墨禹将双枪口都对準嘉尔,连发好几弹。

嘉尔长鞭连甩几下,把子弹通通打回去。

墨禹躲开之后,看準时机抬起左手连发火系子弹。

碰触到鞭子的瞬间,爆炸。

嘉尔在一堆爆炸产生的烟雾之中被掩盖。

「结束了。」

凛夏跳到墨禹旁边,说道。「你也别在不该认真的地方动真格。」

「认真不等于动真格,不然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昏迷倒地了。」墨禹没什幺表情的转向烟雾逐渐散开的那处。「而且⋯⋯」

原本嘉尔的所在地,现在被一双白色翅膀掩盖。

翅膀打开后,露出的是嘉尔惊慌恐惧的脸。

「大、大哥⋯⋯对不起⋯⋯」嘉尔跌坐在地,摀着自己的脸。「为什幺⋯⋯为什幺⋯⋯这到底是⋯⋯」

一道黑色身影跳出来,蹲在他的旁边。

「放轻鬆,你并不是在那里。」锺离音直直盯着嘉尔的双眼。「看着我,然后回到这里。」

「⋯⋯」嘉尔有些被动的转头,遮着脸的手滑落地面,露出布满泪水的面孔。

「你已经不是一个人,你身边的人不会被你失手误杀。」锺离音拉开淡淡的笑容。「所以回来吧,我的搭档。」

嘉尔闭上眼,支撑不了自己的倒下,被锺离音稳稳接住。

「叫医疗班过来。」锺离音将嘉尔放平后,转头说道。「必须强制让嘉尔收回翅膀,不然等会儿醒了又会倒。」

「他到底怎样了?」从观众席下来的米瓦拉问。

「这是嘉尔的弱点,也是让他从乐于杀戮转为不敢下杀手的原因。」锺离音看着逐渐围过来的同学、学长姊,叹了口气。「嘉尔他⋯⋯」

「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长。」

#待续

相关文章

  • 评论列表

  • 持着双刀的滕夏竹。 凛夏神色一凛,猛力往上一跳,从上方越过怪力学弟。 滕夏竹左手的刀刃换个位置,使力往凛夏射去。 「白痴。」凛夏闪身,让后面的墨禹开枪打歪刀。 铁色刀子插到地上。 「果然是脑残,还很冲动,跟我妹真像。」 墨禹走到滕夏竹的面前,给予评论。 「

    2021年04月01日 21:21

留言评论